<ins id="h35xl"></ins><ins id="h35xl"></ins>
<ins id="h35xl"><del id="h35xl"><progress id="h35xl"></progress></del></ins>
<ins id="h35xl"></ins><address id="h35xl"><del id="h35xl"></del></address>
<th id="h35xl"><i id="h35xl"></i></th>
<ins id="h35xl"><i id="h35xl"><progress id="h35xl"></progress></i></ins>
<ins id="h35xl"></ins>

筆趣閣

下載
字:
關燈 護眼
筆趣閣 > 紅樓如此多驕 > 第10章 初到鍋爐房

第10章 初到鍋爐房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轉眼到了初十。
  這日一早,來順就在家人的簇擁下出了院門。
  來旺夫婦倒還沒什么,胡婆婆卻把鍋爐房臆想成了人間地獄,淚眼婆娑的囑托栓柱,叫他在私巷門口片刻不離,但凡有個風吹草動,就趕緊回來報信兒。
  被她這一哭,來順就覺得自己不像是去鍋爐房,而是要直奔火葬場。
  好在離開后巷,氣氛就輕松了不少。
  不過栓柱的精氣神,也肉眼可見的萎靡下來。
  先前幾日,來順忙著搞發明創造,倒是沒怎么關注過他,現下回想起來,這小子貌似最近一直都是萎靡不振的樣子。
  再往前一刨,來順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當下二話不說,找準他后腦勺就是一巴掌!
  “哎呦!”
  栓柱被打了個趔趄,抬頭茫然的問來順:“來順哥,你打我作甚?”
  “蟲二雜文。”
  來順淡淡的吐出四個字,卻發現栓柱仍是一臉茫然。
  難道自己錯怪他了?
  想了想,來順改口道:“那份畫了好幾個女人的報紙!”
  這下栓柱的臉騰一下子就紅了,訥訥的低下頭不敢再看來順。
  嘖~
  他比來順還小著幾歲,如今不過是個十三歲的半大孩子,又生在訊息鼻塞的年代,驟然接觸三版女郎這種刺激,也難怪會把持不住,以至傷神傷身。
  這一怪來順不夠謹慎,當著他的面藏東西。
  二來就該怪朝廷了,報紙辦的這么奔放,也不搞個分級制度,這不是坑害祖國花朵么?
  有心警示他幾句,可時間地點都不太對。
  還是回頭找個機會,再專門給他普及健康常識吧。
  略過這小小的插曲不提。
  卻說主仆二人到了私巷入口,栓柱抄著手尋了個背風的所在,來順則是刷臉過了門禁,直奔巷底的鍋爐房。
  走進那灰撲撲的院子,就見西墻下已經站了不少人,正三三兩兩的閑話家常。
  這些人年紀普遍偏大,臉色更是一個比一個晦氣——畢竟只有受排擠的,又或是犯了錯的,才會被打發到鍋爐房出苦力。
  相比之下,衣著整潔面色紅潤的來順,反倒成了這鍋爐房里的異類。
  在來順觀察這些人的同時,他們也都紛紛對來順側目以對,就憑那整齊劃一的‘陰間濾鏡’,普通少年人多半會被嚇得躊躇不前。
  但來順自然不怕這個。
  施施然往前湊了幾步,正待主動通名報姓,卻忽然發現人群后面,竟還蹲著個白發蒼蒼的老者。
  來順不由就是一愣。
  這老爺子怎么看也得有七十往上了,不是說古人最講究尊老么,怎么這么大歲數還給派到鍋爐房做雜役?
  “你就是順哥兒吧?”
  就在他愣神的當口,兩個抄著手的中年漢子主動迎了上來,笑著介紹道:“他是張炳,我叫趙益,來管家平常對我們頗多照應,哥兒在這鍋爐房里要是遇到什么難處,盡管張口就是。”
  怪不得便宜老子連送都懶得送,原來早就已經安排好了‘內應’。
  雖說來順覺得憑自己的能力,在這鍋爐房立足并不難,但既然有現成的幫手,他也不會矯情排斥。
  當下也笑著拱手道:“張大哥、趙大哥,以后有勞您二位多多照應了。”
  “好說、好說,順哥兒莫太客氣!”
  看張炳、趙益諂媚的態度,便宜老子應是許下了不少好處。
  三人邊客套寒暄著,邊往西墻下走去,恰巧就停在了那老漢不遠處。
  來順耐不住好奇,沖那老漢微微一揚下巴,壓低聲音問道:“這老人家是怎么回事?也是跟咱們一樣,來這里賣力氣的?”
  張炳瞥了那老漢一眼,幸災樂禍的道:“那是東府的焦大,聽說這老東西當初喝醉了撒潑,差點沖撞到二奶奶和寶二爺。”
  “因為這,珍大爺原想把他打發到城外莊子里養老,不想這老東西死活不肯,說什么年輕時曾發過誓,一輩子都要守著寧國府。”
  “這不,跟主子鬧了好幾個月,最后就落到咱們這兒來了——真不知他究竟圖個什么!”
  竟是焦大!
  凡是看過紅樓原書的,應該都對他印象頗深。
  舍命救主的經歷,辛辣剛直的脾氣,短短幾段文字,便成功刻畫出了一個曾經鐵骨錚錚,現如今英雄遲暮的忠仆形象。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下載
日本人妖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