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h35xl"></ins><ins id="h35xl"></ins>
<ins id="h35xl"><del id="h35xl"><progress id="h35xl"></progress></del></ins>
<ins id="h35xl"></ins><address id="h35xl"><del id="h35xl"></del></address>
<th id="h35xl"><i id="h35xl"></i></th>
<ins id="h35xl"><i id="h35xl"><progress id="h35xl"></progress></i></ins>
<ins id="h35xl"></ins>

筆趣閣

下載
字:
關燈 護眼
筆趣閣 > 辭天驕 > 第四十二章 我懷疑你在搞事情

第四十二章 我懷疑你在搞事情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鐵慈在屋中聽見了外頭的人聲,心頭一緊。
  李縣丞這是大搜全城嗎?鬧這么大動靜?這么快就搜到扶春樓來了?
  原以為這么吵擾,飛羽一定會很快進來,帶她去躲避,然而飛羽卻沒有出現。
  鐵慈皺起眉。
  是出事了嗎?
  她也不知道是用了什么藥,效果很好,但是可能有麻藥成分,身體麻木不能動。
  一只手有傷,現在只剩下右手可以動。
  她伸手摸索,在被子下果然摸到一點凸起,狠狠一按。
  床板翻轉,她在翻轉的那一刻抓住床邊,沒讓自己跌下去。
  她現在的傷勢,跌下去傷口崩裂就完了。
  現在她已經轉到床的背面,底下一片漆黑,她鼻端嗅見泥土的腥味,還有種隱約熟悉的味道。
  隨即她又感覺到了一點微風,這讓她有點詫異。
  青樓經常會遇見大房來抓人,為了讓嫖客們嫖得安心,沒有后顧之憂,很多青樓姐兒們的房間都有暗道,最方便的自然就在床下。
  鐵慈雖然久居深宮,但身邊有個萬事通的赤雪,自然清楚這些。
  只是這種暗道,一般都只是挖個能藏身的地方就行,身下的這個,卻好像空間不小,還通風。通風就應該有出口。
  這念頭一閃而過,鐵慈沒有多想,她閉上眼睛,默念口訣。
  師傅當年曾為她打通奇經八脈,助她修煉真氣,但是當時為了爭皇太女位,進行得比較倉促,事后師傅說當時她經脈貿然承受巨力,留下了隱患,但是不能確定這隱患到底多大,將來會造成什么后果。師傅因此教了她一套逆行真氣修煉法門,讓她在經脈出現嚴重淤塞并無法解決的時候,再修煉這道法門,嘗試沖開被堵塞的穴道。
  師傅當初給她法門的時候,再三囑咐,若非生死之境,情況嚴峻,絕無一線希望,決不可修煉。因為這法門師傅也沒修煉過,不知后果,一旦出現什么問題,師傅也無法破解。
  按說此刻未必到了山窮水盡之時,鐵慈卻是個大膽的,她不喜歡眼下這種全身失控的感覺,自幼的境遇,讓她最憎恨“不自由”,無論是精神,生活,還是身體。
  外頭隱約有了動靜,有人破門而入。
  鐵慈倒行真力,她苦修多年的雄渾真氣,沿著一道未曾開拓過的細細經脈,倒沖那處大穴。
  便如巨龍擠入細細軟管,帶來的撕裂般的劇痛常人難以忍受,像千萬把魚鱗刀,在經脈里不斷狠狠摳挖,仿若凌遲,所經之處血肉模糊,再被真力強力修補,經脈不斷綻裂再不斷合攏,留下無數肉眼難見的魚鱗痕。
  這不熱的天氣,鐵慈額頭上的汗嘩啦啦地冒出來,再噼里啪啦滴落在泥地上。
  鐵慈甚至不敢顫抖,怕床板發出聲音,她的手指狠狠摳進堅實的木料之中,指尖迸血,再將那一片木料都染紅。
  外頭的動靜越來越響,沖進來的人在搜查。腳步聲已經近了床邊。
  鐵慈閉著眼睛,全身忽然猛然一抖,體內那處轟然一聲,巨浪翻卷,沖堤而過,再倒涌而回,化為無數細流,溫柔地撫過傷痕累累的河床。
  鐵慈睜開眼。
  黑暗中隱約細微金光閃過。
  這一霎,她眼前忽然出現虛影,像是個手掌的影子,然后消失不見。
  她一怔。
  黑暗中怎么能看見這個?這手掌影子又是哪里來的?
  忽然頭頂響起砰砰的聲音,像是有人在拍床板,在試探床板下有無機關。
  鐵慈渾身一緊。
  對方很有經驗。
  那人一拍之后,像是感覺到了什么,又拍了兩下。
  隨即他站起身,對身后人點點頭,示意底下是空間。
  身后人又對外面看,飛羽站在門外,露半邊臉,做了個眼色。
  她神情似笑非笑。
  還不知道青樓有這種機關,倒是這位,竟然對青樓花招這么熟悉。
  盛都年少多風流吶。
  剛才找不到人,她還愣了半天,實在想不出金瘡藥里摻了麻藥,這位還能去哪里。
  那敲出底下機關的人,為了確認人到底在哪,半跪在床邊,臉貼上床面去聽。
  飛羽臉色一變,正想要喝止,隨即想起自己不宜發聲,萬一被底下的人聽見,抬腳便踢出一塊石子。
  但已經遲了。
  那人的臉剛剛靠上床面。
  “咔嚓”一聲穿透聲響,木屑和布絲飛濺,一只白生生的拳頭,忽然極其悍烈地穿透了厚實的床板、床板上的三層被褥,猛地出現在那人腦袋邊,手掌瞬間化拳為掌,一把扼住了那人咽喉!
  下一瞬砰地一聲巨響,床板被頂飛半邊,厚厚的木板啪地一下,正砸在跟著往床邊來的兩人身上。那兩人驚呼一聲,滿頭的血嘩啦啦流下來。
  一條人影從床板之下冒出來,坐在另半邊床板之上,手依舊緊緊扼住先前那人咽喉,將他拖起擋在自己面前,笑道:“站住。”
  其余人剛剛沖過來,被這突然又猛烈的變故,驚得一個踉蹌,定住了。
  坐在床邊的自然是鐵慈,沖開穴道的同時也勉強能動了。那只唯一沒受傷的手緊緊扣住對方咽喉,這世上想必沒幾個人能掰得開。
  她直挺挺地坐著,人僵硬,出手兇狠,語氣卻是輕快含笑的,“你們不是縣衙的人,說吧,誰派你們來的。”
  幾人面面相覷,沒想到她一照面就看出了他們假冒衙役。
  “滋陽官差如果有你們的本事,也不會連一個殺人案都破不了了。”鐵慈手指卡在俘虜脖子上彈一彈,彈一道那人便抽搐一下,“我知道他們的尿性。要么就知道青樓有地道直奔床下,不會四處翻找;要么不知道,也不會想得到去敲床板。”她瞇了瞇眼,“你們應該來自一個比較秘密的組織,這個組織想必行事很是嚴謹。你們走路輕悄,鞋底很軟,站下的時候每個人都會自動尋找最合適的位置,形成互為犄角互相掩護的態勢。說明你們訓練有素經常對敵……你們組織的風格也想必很陰狠,因為你們的軟底靴子中間有硬物,我猜那是薄刃。”
  她每說一句,周圍那些男子臉色便繃緊一分。
  “以上都是廢話。我瞎編的。”鐵慈忽然一笑,“其實就一個破綻,你們都戴了面具,衙役需要這樣么?”
  那些人一怔,都覺得腦子跟不上面前這位。她那些話并不是瞎編,而戴面具這件事也并不是一眼就能發現的事,他們的面具都是特制,非常精巧,以假亂真。
  半晌,一人冷聲道:“你挾持我們兄弟,欲待何為?”
  “這話該我問你們才是。”鐵慈觀察著這些人的眼神,“我感覺你們并沒有想殺我,那么你們就應該不是李堯那邊的人,你們圍而不殺,倒像對我本人更感興趣一些。但這時候出現在滋陽的組織……我很難相信你們和李堯那邊的事一點關系都沒有……”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下載
日本人妖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