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h35xl"></ins><ins id="h35xl"></ins>
<ins id="h35xl"><del id="h35xl"><progress id="h35xl"></progress></del></ins>
<ins id="h35xl"></ins><address id="h35xl"><del id="h35xl"></del></address>
<th id="h35xl"><i id="h35xl"></i></th>
<ins id="h35xl"><i id="h35xl"><progress id="h35xl"></progress></i></ins>
<ins id="h35xl"></ins>

筆趣閣

下載
字:
關燈 護眼
筆趣閣 > 奮斗在蘇俄 > 第40章 1940

第40章 1940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今年的冬天來的有些早,當然,第一場雪來的同樣很早。
  
  還沒有進入十二月中旬,隨著一場從北極圈內吹來的寒流,利沃夫的氣溫陡然下降了七八度,昨晚一夜過去,今天早上起來的時候,就發現窗外的地面和屋頂全都白了,簌簌的雪花依舊在飄個不停,看樣子短時間內是不會晴天了。
  
  公寓的客廳里,維克托坐在餐桌邊上,一邊吃著季阿娜做的早餐,一邊翻看著手中的一份報紙。
  
  這是一份軍方發行的《紅星報》,不過,并不是針對公眾的那一類,而是只限于內部傳閱的《紅星報》軍情信息摘要,與報紙上只報喜不報憂的情況不同,這份摘要上提供的信息,都是準確無誤的。
  
  在這份摘要中,維克托看到了一則免職信息:在北方的對芬蘭戰線上,原本指揮著作戰的前線總指揮梅列茨科夫,被免除了職務,而接替他的人,將會是現任的基輔特別軍區司令員鐵木辛哥。與此同時,出缺的基輔特別軍區司令員一職,將由朱可夫同志接任。
  
  總而言之,在過去的一段時間里,蘇軍在蘇芬戰場上蒙受了重大損失,那個小小的芬蘭顯然沒有那么好對付,他們借助叢林以及曼納海姆防線的掩護,讓蘇軍的兩個集團軍吃了大虧。
  
  當然,維克托關心的并不是蘇芬戰場的形式,那里離他太遠了,他真正關心的,是后續的一系列人事變動,也就是朱可夫接替鐵木辛哥擔任基輔特別軍區司令員這件事。
  
  說實話,維克托對鐵木辛哥的印象不錯,這家伙就任基輔特別軍區司令員的時間不長,但自從他上任之后,就開始在全軍區范圍內推動軍事院校的組建工作。
  
  在利沃夫,基輔特別軍區占用了原波蘭騎兵指揮學院的舊址,組建了利沃夫摩托化步兵指揮學校,還準備組建一個利沃夫軍事政治高等學院。
  
  這個利沃夫摩托化步兵指揮學校,主要就是為了培訓中低級步兵指揮人員的,學制四年,畢業后最高可授予中尉軍銜。作為利沃夫內務人民委員會的負責人,維克托利用自己的職權,在這個學校辦理了一個旁聽證,最近一段時間,只要有了空閑,他就會去那里旁聽課程。
  
  不僅如此,維克托還從學校借了很多有關戰術指揮方面的書籍,這些書籍以及課程的旁聽,或許不會幫助他成為一名驍勇善戰的指揮員,但至少可以讓他少犯錯誤。
  
  在這份摘要上還有一條信息比較引人關注,那就是莫斯科已經向斯德哥爾摩發出了抗議照會,對瑞典在蘇芬戰爭中,不遺余力的向芬蘭人提供軍事援助表示反對。按照蘇軍總參謀部情報機構的顯示,瑞典不僅在向芬蘭提供大批的軍事、物資援助,甚至還允許芬蘭人在瑞典境內招募兵員。而且,在蘇軍俘獲的芬蘭士兵中,已經出現了瑞典人。
  
  “嘀嘀......”
  
  樓下傳來汽車鳴笛的聲音,不用問,肯定是瓦連卡開車過來接他上班了。
  
  維克托將手中的報紙折疊起來,放在手邊,又拿過餐巾抹了抹嘴,這才站起身,走到一側的季阿娜身邊,低頭同她接了個吻,說道:“今天中午我可能不回來了,晚上是不是能回來還不好說。”
  
  語氣頓了頓,他直起身,將桌上的報紙拿在手里,一邊轉身朝門口的方向走,一邊繼續說道:“從今天開始,此后幾天,我要去巡視各地的公投投票站準備情況,如果快的話,可能三天,但若是慢的話,就不好說了。”
  
  “去吧,注意安全,”季阿娜站起身,跟在他后面走過去,搶先一步摘下他的軍裝外套,替他披在身上,說道,“我這兩天就住到學校里去,下個月第一批學員就要入駐,但那里的取暖問題還沒有解決。”
  
  “如果缺了什么的話,一定要第一時間打報告,”維克托叮囑了她一句,說道,“基輔對培訓學校的建設非常重視,當然,這也是對你的一項考察,不要出紕漏。”
  
  季阿娜點點頭,替他將軍裝的扣子扣好,又拿過掛在衣架上的軍大衣,替他穿到身上。
  
  如今,兩人之間算是妥妥的同居關系,至于未來如何,兩人誰都沒有提過。
  
  拿上公文包離開住所,當走出公寓大門的時候,維克托就感覺到刺骨的寒意從雙耳流遍全身。他現在還帶著春秋季的大檐帽,內務人民委員會配發的護耳帽,他總感覺戴著有些別扭。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下載
日本人妖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