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h35xl"></ins><ins id="h35xl"></ins>
<ins id="h35xl"><del id="h35xl"><progress id="h35xl"></progress></del></ins>
<ins id="h35xl"></ins><address id="h35xl"><del id="h35xl"></del></address>
<th id="h35xl"><i id="h35xl"></i></th>
<ins id="h35xl"><i id="h35xl"><progress id="h35xl"></progress></i></ins>
<ins id="h35xl"></ins>

筆趣閣

下載
字:
關燈 護眼
筆趣閣 > 怪物的我被救贖 > 第二十四章 無證之罪

第二十四章 無證之罪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打電話通知了石峰后,艾涼和徐智海坐在附近的公共長椅靜靜等候。
  陽光透過樹葉點點灑落在兩人身上。
  艾涼彎腰前屈用右手托著臉,徐智海背靠長椅雙手交叉放在肚子上仰望著天空。
  這做派哪像是一個要去警局自首的殺人犯,出來踏青還差不多。
  艾涼還是有些困惑,徐智海居然就這么簡單就選擇自首?
  為了引導王梓殺死高佳佳他可是籌備制造了整整兩年的巧合。
  如果只是為了報復高富業和王強,隨便找個機會直接殺了高佳佳和王梓不就完事了。
  要是為了完美犯罪逃避法律制裁,那現在就沒必要陪艾涼去自首。
  艾涼扭過頭看著徐智海。
  ......還是算了吧,我又不是什么超級英雄管那么多閑事干嘛,這些事還輪不到我去操心。
  艾涼最終放棄了讀取徐智海記憶的想法。
  嗡嗡,嗡嗡。
  艾涼拿起手機按下接聽。
  “你現在在哪?”
  石峰的語氣有些急促。
  “學校門口的長椅。”
  艾涼話剛說完就看見一輛黑色民用防暴車一個甩尾出現在拐角處。
  這是石峰的座駕。
  石峰拿著手機從副駕上下來,看見艾涼本人后才掛斷電話。
  石峰掏出電擊槍對準徐智海朝艾涼問道:“他是嫌疑人?”
  “嗯,是他唆使王梓殺了高佳佳,王強的死也和他有關。”
  徐智海還沒有回答回答,艾涼便提前幫他做了解說。
  不過即使被槍指著,徐智海也沒有任何懼意,面帶微笑的和石峰打招呼:“嗯,正如他所說。”
  沒等石峰喊出雙手抱頭徐智海就主動伸出雙臂。
  徐智海笑著說道:“我是來自首的。”
  石峰加重警告的語氣:“有些話想清楚了再說,如果待會你說是開玩笑我照樣會把你拘捕!”
  徐智海不為所動,保持著伸手臂的姿勢。
  “高彬,把人銬上。”
  見狀石峰也不多說廢話直接命令高彬銬人。
  石峰本人則從頭到尾都拿槍指著徐智海沒有一絲松懈。
  “艾涼,你去做副駕。”
  石峰打開后車門把徐智海押進去后跟艾涼說道。
  他還沒有心大到放任一個學生和犯罪嫌疑人一起坐后排,哪怕人已經被銬上了也有一定危險。
  上車的石峰為了保險起見,不僅幫徐智海扣上了安全帶,而且還拿出第二幅手銬和門把手連起來。
  車內保持著沉默,誰都沒有說話。
  在快到刑警隊的時候徐智海突然開口問道:“艾涼,你這么努力的理由是什么,按理來說這些事都跟你無關吧?”
  艾涼沒有回頭,但他可以確定徐智海此時正盯著自己。
  “某位父親的父愛打動了我,就這么簡單。”
  艾涼偏著頭沒人能看見他臉上的表情。
  雖然沒有明說,車上的人都很清楚艾涼指的是高富業。
  但沒人清楚,如果高富業知道高佳佳是因為自己而死,寧愿被千刀萬剮也不愿高佳佳受到一點傷害。
  可惜現在說什么都晚了,這位好父親永遠的失去了女兒。
  “他真的很疼愛自己的女兒呢。”
  徐智海忍不住笑出了聲:“呵呵,看來我沒挑錯人。”
  “有什么話到審訊室里慢慢說!”
  石峰開口呵止徐智海。
  徐智海聳聳肩,老老實實的閉上嘴巴。
  ......
  徐智海的手被銬在桌子上,而對面坐著石峰和高彬。
  “姓名。”
  “徐智海。”
  “性別。”
  “男。”
  “家庭住址。”
  “沒有房子。”
  和審訊王梓的手法不同,石峰上來就問了一堆無關緊要的問題,偶爾還會重復詢問同一個問題。
  這些問題其實早在幾天前徐智海被帶進來時就已經問過一遍。
  至于現在為什么要重新問一遍是因為石峰在建設徐智海的eac模型。
  所謂的eac模型其實就是人在被詢問時感官和思維方式的一些聯動。
  眼睛向上看,大腦的視覺記憶正在被激活;看向右上方,表示正在創建圖像,看向左上方則是在記憶圖像。
  眼睛平時,大腦的聽覺記憶正在被激活;朝左看,是在回憶聲音,朝右看,則是在創造新的想法,例如想象別人接下來會說些什么。
  眼睛朝右下方看,大腦的動覺記憶,感覺情感被激活,但并不能分辨出到底是回憶還是在說謊。
  眼睛朝左下看則是在進行邏輯思考,也就是整理語言。
  問題越問越多,石峰開始感到棘手,因為徐智海都沒有任何表情變化和小動作,從頭到尾都直視著自己的眼睛。
  這套模型并不適用與所有人,徐智海很顯然也包括在內。
  很明顯他進行過對應的測謊訓練,不會露出任何破綻。
  這點讓石峰開始相信他真的與兩期兇殺案有關。
  “王梓手上的那本小說是你寫的嗎?”
  既然無法從微表情判斷徐智海是否在說謊,石峰打算按照慣例把該問的都先問了,然后在慢慢找線索和證據。
  微表情審訊只是加快了這一進度,并不是關鍵手段。
  “沒錯,是我用回收站的打印機打印出來放到小區的。”
  徐智海直接承認道:“電腦上的記錄我全部都刪除了,不過打印機的內存卡還在,里面有備份。”
  這么配合?
  石峰有些疑惑:“你就這么確定王梓會按照你的想法殺死高佳佳?”
  “觀察了他整整半年,他的性格我在了解不過了,而且現實中我也制造了小說里的一系列巧合,我相信他會按照劇本走下去,至于在最后會不會殺人全看他自己的想法。”
  說這話的時候徐智海完全沒有操控他人人生的得意與驕傲,聲音也毫無起伏,好像出現這種結果是理所當然。
  這份從容讓石峰確信,那本小說肯定是出自此人之手。
  暗中操控一個人的生活,引導他去替自己殺人,這個徐智海很可怕,也只有這種心思縝密的人才能寫出那么詳細的作案手法和事后處理細節。
  石峰十指交叉死死的盯住徐智海:“王強的死是否和你有關,你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
  “我本來沒打算現在就殺死那家伙,但是我的朋友不想等我慢慢安排他,就替我把他干掉了。”
  “你的朋友?你還有同伙?他是誰?叫什么名字?現在在哪?”
  一聽徐智海還有同伙,石峰頓時發出奪命連環call。
  徐智海輕輕笑了笑道:“他在三年前告訴我我姐姐死亡的真相,并拿出了當時本該被刪除的監控錄像,不過那份錄像他前不久才給我。”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下載
日本人妖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