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h35xl"></ins><ins id="h35xl"></ins>
<ins id="h35xl"><del id="h35xl"><progress id="h35xl"></progress></del></ins>
<ins id="h35xl"></ins><address id="h35xl"><del id="h35xl"></del></address>
<th id="h35xl"><i id="h35xl"></i></th>
<ins id="h35xl"><i id="h35xl"><progress id="h35xl"></progress></i></ins>
<ins id="h35xl"></ins>

筆趣閣

下載
字:
關燈 護眼
筆趣閣 > 我只想安靜的做個茍道中人 > 第一百九十一章:聰明反被聰明誤.

第一百九十一章:聰明反被聰明誤.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很快,沈遮就回到了他發現翠沆草的地方。
  
  尚未靠近,就已經看到了眾多符箓爆開后的痕跡。
  
  原本茂密的樹林,幾乎蕩然無存。
  
  翠沆草自然也是灰飛煙滅。
  
  四周還散落著幾塊衣袍跟血漬,讓沈遮精神一振的是,他看到了一條手臂、一條腿,斷口處都鮮血淋漓。
  
  地上一溜血漬,正朝遠處急速離開,恰與水晶鏡上紅點的軌跡相符。
  
  不用說,肯定是有人受了重傷,被同伴帶著想逃!
  
  看來自己之前果斷放棄翠沆草是對的。這種情況下,居然還不放棄同伴,看來來者不但是同出一域,而且頗有情誼。
  
  若是未曾退走,那倒霉的就是他了。
  
  但是,現在獵人與獵物的關系顛倒,他才是捕獵者。
  
  想到此處,沈遮加快速度,照著水晶鏡顯示的位置追上去!
  
  沿途血漬不斷,滴落在地面、草葉上,時不時看到凌亂的腳印,這讓沈遮精神尤其振奮。
  
  半晌后,他的視線內,赫然出現了正亡命奔逃的二人。
  
  其中著灰袍者四肢完好,健步如飛,嚴嚴實實裹在一襲玄色袍服中的修士卻肢殘腿斷,只能被同伴背在背上,渾身浴血。
  
  察覺到沈遮的出現,這兩人顯然受到了極大的驚嚇,原本的速度,猛然加快了一截!
  
  “跑得了么?”見狀,沈遮冷冷一笑,沒有絲毫遲疑,整個人仿若南域遴選中的公治言一樣,宛如燒壞的陶瓷般訇然破碎,下一刻,所有碎瓷受到無形的牽引,迅速出現在奔逃中的兩人身后,瞬間現出沈遮的身影。
  
  骨戟悍然掃出,直指灰袍修士的雙腿!
  
  咔嚓。
  
  木材斷裂的脆響傳出,“灰袍修士”毫無反抗之力的被打斷成兩截,斜飛而出。
  
  沈遮一愣,就在這個時候,那一直伏在“灰袍修士”背上的玄袍修士,忽然一個倒仰,雙手之中寒芒閃爍,刷!刷!刷!
  
  玄袍修士以間不容發之勢撞入沈遮懷中,一瞬間短匕連揮,饒是沈遮迅速瓷化,也仍舊被捅了好幾下。
  
  須臾,從碎瓷恢復成肉身的沈遮半身瀝血,驚疑不定的看著玄袍修士。
  
  對方抬起頭,整個身體靈巧的一陣收縮,瞬間就從疑似斷手斷腿的重傷,恢復成完好無損。
  
  “還是齊師兄算無遺策!”與此同時,不遠處的樹梢上,倏忽倒掛下一名綠袍修士,桀桀怪笑,“果然以傀儡偽裝肢體折損后,此人想也不想就獨自追了上來……合該我們師兄弟今日開張!”
  
  “你們是北域齊壘,葉子誠!”沈遮瞳孔驟然收縮,脫口而出。
  
  他不像裴凌初入宗門,拜進重溟宗外門已經多年,雖然最熟悉的莫過于外門南域,但對于北域也有所了解。
  
  尤其四域遴選結束之后,沈遮等人都被各峰長老提點了一番其他域天驕的情況。
  
  北域齊壘跟葉子誠,是僅次于北域魁首爾朱崆的天驕,兩人傳聞是同鄉,自幼關系密切,自從入宗后,配合無間,甚至連爾朱崆這個北域實際上的大師兄,對他們都頗為客氣。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下載
日本人妖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