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h35xl"></ins><ins id="h35xl"></ins>
<ins id="h35xl"><del id="h35xl"><progress id="h35xl"></progress></del></ins>
<ins id="h35xl"></ins><address id="h35xl"><del id="h35xl"></del></address>
<th id="h35xl"><i id="h35xl"></i></th>
<ins id="h35xl"><i id="h35xl"><progress id="h35xl"></progress></i></ins>
<ins id="h35xl"></ins>

筆趣閣

下載
字:
關燈 護眼
筆趣閣 > 影視世界從藥神開始 > 第九十四章 解決

第九十四章 解決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一旁的樊勝英的媳婦上來就要撓王言:“你怎么打人呢你?”
  
  王言一嘴巴子把她扇到一邊,接著對著被抽懵逼,剛回過神要打他的樊勝英,反手又是一個大嘴巴子把他抽倒在地:“能不能聽話?”
  
  一旁的王柏川還有那群混子以及張律師都驚呆了,你特么站哪邊的?
  
  王言說徹底解決,那就要徹底解決。
  
  這樊盛英這么大個老爺們,對外面人一點兒脾氣沒有,惹完事兒還擔不住,爹媽妹妹倒是拿捏的死死的。一天天的也不著個調,就想著混日子,好吃懶做,掙那點兒錢好干啥的?就指著刮爹媽,讓爹媽再刮樊勝美?
  
  倒地的樊盛英他媳婦揉著臉張嘴就要哭,無不無辜的王言不管,淡淡的說道:“你最好憋住,要不然還抽你。”
  
  張嘴剛要大哭的樊勝英他媳婦,聽見這話一下子就憋了回去,還打了個嗝。默默的捂著臉,流著眼淚,不敢說話。對面那群混子都沒這家伙這么狠,她的臉現在都是麻的。
  
  “王言,我……”
  
  王柏川想要說什么,見王言淡淡的看著他,非常明智的把嘴閉上了。
  
  樊勝英晃了晃腦袋撐著身體踉蹌的站了起來,雙手捂著臉戒備的后退了兩步。
  
  王言道:“能不能聽話?”
  
  “能……能……”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這兩個大嘴巴子呼的樊勝英害怕極了,現在他兩邊臉都是麻的,說話都特么不利索,他有點兒信樊勝美夸張的說辭了。
  
  見他安靜了,王言轉身走到那邊驚呆的混子們面前:“誰是領頭的?”
  
  由于王言是在單元樓門口扇的樊勝英兩口子,視野受限,樓上正擠在不大的窗戶上的一群女人跟本不知道發生了什么。要不是看著那些混子一副驚呆了表情,知道王言還好,說不得她們早都報警了。這會兒看到王言走出來,趕緊的聚精會神看了起來,準備一有情況趕緊的求援。
  
  當先的一個下巴上留著一撮小胡子,有點微胖,臉帶兇相的男人狠狠的說道:“你不要以為這樣可以嚇唬我,我不怕你那套,說正……”
  
  沒心思聽他嗶嗶,王言給他也來了一嘴巴子,不待其他人反應,上去就是一頓胖揍。
  
  就這群人真的不是啥好東西,太沒品。逮著沒有反抗能力的人往死了坑,把人往絕路上逼。王言估計,如果沒有人出頭,最后樊勝美他們家的兩套房子都得讓他們一步一步的敲走。或許他們也是打聽清楚了,本來目的就是如此,畢竟這種事情也是有的。
  
  半晌,王言最后給了一個碎嘴子的一腳,不管滿地哎吆喊疼的人,說道:“張律師,麻煩給他們普普法。”他沒下狠手,基本都是皮外傷,養幾天就差不多了,就是得隱隱作痛挺長時間。
  
  張律師搓著牙花子,他看著都特么疼,走上前在那個帶頭的面前緩緩蹲下:“這位先生你好,自我介紹一下…………”
  
  樓上目睹了全程的眾女,除了一臉我就知道是這樣的邱瑩瑩,其他人都是呆呆的張著嘴,包括安迪這個接觸最深的人也不例外。她基本上每天早上都會跟著王言練武,可是她也沒發現這玩意兒那么厲害啊。安迪想了想,那就只有他的身體好這一種解釋了,畢竟……
  
  邱瑩瑩笑呵呵的說道:“我就說沒問題吧。”
  
  安迪呼了一口氣,點了點頭:“好了,樊小妹你不用擔心了,基本上沒什么問題了。”
  
  樊勝美早都愣了半天了,身上的千斤擔突然的消失,這讓她一時有些無所適從,不知如何是好。聽見安迪叫她,樊勝美回過神來,瞬間的眼含熱淚:“安迪,真的謝謝你,太謝謝你了。”
  
  “沒事的,樊小妹,以前你也幫過我不是嗎?”不等樊勝美多說,安迪也受不了她哭哭啼啼的樣子:“好了,不要多說了。這一路也不好受,快去看看伯父吧。”
  
  樊勝美點了點頭,發自內心的露出一個微笑,臉上掛著眼淚去到了旁邊安置樊父的房間。
  
  王言走到哆嗦的樊勝英面前:“你爹的情況你也看到了,手術的錢是我出的,所以你住的房子要賣了還我錢。你有什么要說的嗎?”
  
  樊勝英下意識的就想爆粗口,可是對上王言的眼神,小心的問道:“那我……那我和老婆孩子住……住哪兒啊?”
  
  “那是你的問題。不過話我先說明白,第一,別違法亂紀,第二,如果讓我知道你繼續刮你爹媽的錢,讓他們在去刮樊勝美,我就打斷你的腿。再不長記性就斷另一條,要是還不長記性……”言外之意,不言自明。王言淡淡的問道:“聽明白了嗎?”
  
  形勢比人強,盡管恨的牙癢癢,可是王言那一副做派,再看到那邊躺了一地的混子,樊勝英不服也不行:“聽……聽明白了。”
  
  “行了,沒你們事兒了,回去吧。”揮了揮手,讓王柏川和樊勝英兩口子回去。王言和普完法的張律師帶著鼻青臉腫的小胡子去了醫院,把剩下的事情處理好。
  
  王言沒有能力挑戰整個醫療行業,但是那一個利用職務之便多開藥的所謂親戚,指定得拿捏他一下子,畢竟那都不知道禍害了多少人了。
  
  王柏川跟樊勝英兩口子回到他們家中,屋內眾人齊齊的看著樊勝英已經腫起來的兩邊臉,他媳婦腫起來的一邊臉。
  
  樊母呆了一下,眼淚瞬間就下來了,三步兩步走到樊勝英面前:“小美的朋友不是幫你們處理了嗎?怎么還弄成這個樣子呀?”說著,忍不住伸手摸了摸樊勝英的臉,至于樊勝英他媳婦?樊母非常短暫的瞟了一眼。
  
  樊母這一摸,疼的樊勝英呲牙咧嘴的,趕緊的扒拉開樊母的手。
  
  看到兒子這樣,樊母哪里肯干啊:“小美呀,你的朋友怎么回事的呀,看看給你哥哥打的。哎呦,下手怎么這么狠的呀?”
  
  樊勝美沒搭理樊母,抱歉的看了一眼安迪,接著拉上王柏川走到安靜的地方:“柏川,到底怎么回事兒啊?”
  
  “是這樣,王言他…………”王柏川叨逼叨的把剛才樓下發生的事兒說了一遍,繼續道:“這次你哥哥估計不敢鬧事兒了,我看他是真害怕了。”
  
  樊勝美點了點頭,也不知是喜是憂。王言幫她解決了家里的爛糟事兒,她是應該感謝的。可是轉念一想,樊勝英到底是她親哥,就這么打他?就沒有別的更好的方式嗎?
  
  了解了情況后,樊勝美出來安慰起了樊母。
  
  安迪對后邊跟出來的王柏川說道:“王言呢?”
  
  “和那個律師去醫院了,說是讓你們不用管他,讓你們先自己逛一逛。”
  
  都處理完了,剩下的就是人家關起門的自家事兒了。點了點頭,安迪對樊勝美說道:“樊小妹,那我們就先走了,不打擾你們了,明天見吧。拜。”
  
  “實在是不好意思了啊,我家這個情況也是沒辦法。明天我們就得回去,這次就先這樣吧,等下次你們再過來,我帶你們好好玩一玩。”
  
  安迪笑道:“行,那就這樣,走了。”
  
  “拜拜。”
  
  “再見。”
  
  關雎爾、邱瑩瑩向他們揮手道別,跟著安迪離開了樊勝美的家里。
  
  走到樓下,安迪道:“要不我們去吃飯吧?之前來的路上小關說的那些聽著就很不錯。”
  
  “好啊。關關,你看我們去哪里?”
  
  “嗯,等我看看,離這近的有哪些好吃的………”
  
  等定好去哪兒,安迪把地址給王言發過去,隨后開車帶上關雎爾、邱瑩瑩兩人出發了。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下載
日本人妖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