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h35xl"></ins><ins id="h35xl"></ins>
<ins id="h35xl"><del id="h35xl"><progress id="h35xl"></progress></del></ins>
<ins id="h35xl"></ins><address id="h35xl"><del id="h35xl"></del></address>
<th id="h35xl"><i id="h35xl"></i></th>
<ins id="h35xl"><i id="h35xl"><progress id="h35xl"></progress></i></ins>
<ins id="h35xl"></ins>

筆趣閣

下載
字:
關燈 護眼
筆趣閣 > 我有一座恐怖屋 > 番外 你的聲音

番外 你的聲音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我總感覺自己房間里還有另外一個人,他的目光隱藏在衣柜和床板的縫隙中。”
  
  女孩年齡不大,長相清純,她似乎非常喜歡白色,外衣、褲子、鞋子,甚至手提包都是純白色的。
  
  “你跟你爸媽說了嗎?”女孩對面坐著一個十八、九歲的男生,他英俊陽光,給人一種很干凈的感覺。
  
  “他們在外地,估計還要一周才能回來。”女孩捧起手中的飲料,看著沉淀在玻璃杯最下面的雜質:“昨天晚上我回家的時候,樓道里的聲控燈壞了,我隱隱約約聽到身后還有一個腳步聲,他在黑暗里跟著我。”
  
  “有人跟蹤你?最近西郊確實不太平,今天讓我送你回家好嗎?你一個人回去我有點不放心。”男生的聲音非常溫柔。
  
  女孩猶豫了很久,她看著男生幾乎完美的臉龐,突然好像想到了什么很可怕的事情,慌忙起身:“不用了,我還是自己回去吧。”
  
  窗外夕陽緩緩落下,女孩和男生在餐館門口分開后,獨自走在馬路上。
  
  “會是他嗎?”
  
  心里想著事,女孩差點撞到路邊的廣告牌,她抬頭看去,發現了張貼在廣告牌上的通知——近日我市多名年輕女性失蹤,請廣大市民注意!如有發現請及時和當地派出所聯系!
  
  通知單旁邊還張貼有尋人啟事,失蹤者都是女性,年齡在十五歲到二十五歲之間,上面詳細寫著她們失蹤時的穿著,比如純白色的鞋子、黑色的連衣裙。
  
  看著那一張張照片,女孩后頸莫名感到一陣寒意,她猛地回頭朝身后看去。
  
  大街上人來人往,她并沒有發現什么奇怪的人。
  
  “為什么我總覺得有一道目光在注視著我?”
  
  女孩加快腳步,急匆匆往家趕。
  
  夜幕在不知不覺中降臨,路燈忽明忽暗,女孩依稀聽見自己身后出現了一個腳步聲,對方距離自己越來越近。
  
  她不敢回頭,握緊了手中的包,一口氣跑進小區,沖進了樓道里。
  
  身后的腳步聲并沒有消失,而是跟著她一起進入了樓道,對方不再掩飾,速度越來越快!
  
  聲控燈似乎已經被人提前弄壞,不管發出多大的聲音,樓道里依舊一片漆黑。
  
  女孩在黑暗中跑動,平日熟悉的樓道現在竟然好像沒有盡頭的迷宮。
  
  “鈴蘭!”
  
  熟悉溫柔的聲音突然在身后響起,女孩動作逐漸慢了下來。
  
  這是那個男生的聲音,她記得很清楚,自己也正是因為那迷人的聲音,所以才無法自拔的愛上了對方。
  
  “鈴蘭,你別怕,我只是擔心你,所以才想護送你回來。”黑暗中一道人影慢慢靠近,輕輕抓住了女孩的手。
  
  “你一直跟著我?”女孩的聲音發生了變化,她看著黑暗中熟悉的人影,用力甩開了對方的手。
  
  “鈴蘭,你聽我說,這幾天晚上我的心都會莫名其妙的感到疼痛,有一個聲音在警告我……”男生還想說些什么,女孩卻直接跑上了樓。
  
  “不要再跟著我了!”房門被重重關上,女孩進入了頂樓的某個房間,在她進去后不久,屋內便響起了嘈雜的音樂聲,似乎有人將電視機音量調到了最大。
  
  “鈴蘭,你誤會了,我……”男生敲動房門,可是卻沒有人回應。
  
  過了幾分鐘,就在男孩準備離開時,原本緊閉的房門突然打開了。
  
  女孩的臉在門縫處出現,她陰沉的眸子在看到男生的瞬間煥發出了色彩。
  
  “鈴蘭,我真的只是擔心你。”看見女孩終于開門,男生趕緊上前解釋,可當他剛說出鈴蘭兩個字,那女孩的臉色一下變得很差。
  
  她眼中的色彩慢慢褪去,直勾勾的盯著男生:“你找我姐姐干什么?”
  
  “姐姐?”男生停在門口。
  
  “我叫英素,是鈴蘭的妹妹。”英素佝僂的背慢慢挺直,男生這才看見對方穿著一件黑色的連衣裙。
  
  “能叫一下你姐姐嗎?我有些事情想跟她說。”
  
  “她在洗澡,現在不方便出來。”英素一直盯著男生,那目光有些嚇人。
  
  嘈雜的音樂聲中依稀能聽見水流聲,男生抿了下嘴唇:“那我就不打擾了,能不能請你幫我傳句話,就說明天早上我在西街餐館等她。”
  
  “知道了。”英素淡淡的回了一句,然后關上了房門。
  
  樓道里重新變得一片漆黑,男生孤獨的站在鈴蘭家門口,他看著手里的袋子,那里面裝著自己準備的一份禮物。
  
  “為什么越是靠近這里心就越疼?”
  
  腦海中閃過自己和鈴蘭之間的點點滴滴,男生抓著樓梯扶手,慢慢朝樓下走去。
  
  鈴蘭比男生大一歲,她身上有種特別的吸引力,仿佛代表著整個世界所有的未知。
  
  男生對鈴蘭的愛是純粹的,熱烈的,沒有參雜一絲雜質的。
  
  那是他愛上的第一個人,鈴蘭也是第一個告訴他什么是愛的人。
  
  那種感情就像是火焰一樣,照亮了一切,點燃了靈魂。
  
  義無反顧,沒有留下任何余地。
  
  夜色濃重,男生回到家中,他哼著自己創作的歌,躺在床上。
  
  困意如潮水般涌來,男生在快要睡著時,隱約聽到了一個聲音。
  
  “她們就是兇手,不要喝那杯飲料,千萬不要喝那杯飲料……”
  
  第二天清晨,男生拿著沒送出的禮物,早早趕到了西街餐館,挑選了一個靠窗的位置。
  
  直到中午,那個身穿白色外衣的女孩才出現,她看起來很疲憊,極少說話,跟平時比顯得更加沉默。
  
  吃過飯后,男生提出要去看電影,女孩沒有拒絕。
  
  他們像平時那樣,做了所有想做的事情。
  
  女孩的臉上也露出了久違的笑容,她的心情好了很多。
  
  天快黑時,兩人走到了十字路口,這一次男生沒有說要送女孩回家,但那女孩卻在男生準備離開時,主動抓住了男生的手。
  
  “昨晚我又感覺到了那道目光,他就躲在我的房間里,似乎想方設法要殺死我。”女孩抬起頭:“你能陪我檢查一下屋子嗎?”
  
  感受著掌心傳來的冰冷,男生握緊了那女孩的手:“好。”
  
  穿過街道,兩人相互依偎進入破舊的小區。
  
  陰暗的樓洞仿佛怪物張開的嘴巴,將兩人一口吞下。
  
  房門關上,男生站在女孩家里,他顯得有些拘謹。
  
  “茶幾上有飲料,你先坐沙發上歇會,我去換身衣服,這衣服穿著太不舒服了。”女孩進入臥室,男生小心翼翼的坐在沙發上,身體繃得筆直。
  
  這是他第一次去女孩的家,那靦腆的樣子非常可愛。
  
  目光掃視四周,女孩家里很普通,沒什么特別的地方。
  
  男生慢慢放松了下來,他端起了茶幾上的飲料,在杯子碰到嘴唇的瞬間,他腦海里忽然想起了自己昨晚聽到的一句話。
  
  不要喝那杯飲料!
  
  那個聲音是在半夢半醒間出現的,很熟悉,又很陌生,僅僅只是簡短的幾句話,卻好像擁有顏色和形狀,仿佛代表著某段具體的記憶。
  
  緩緩放下飲料,男生在看向墻壁時,無意間發現了一個相框。
  
  木質相框里是一家四口的合照,夫妻倆中間站著兩個長相幾乎一樣的女孩,她們一個穿著白色t恤,一個穿著黑色裙子。
  
  “你在看什么?”穿著純白色睡衣的女孩不知何時走到了男生身邊。
  
  “鈴蘭,你不是還有一個雙胞胎妹妹嗎?我昨天來的時候,就是她給我開的門。”
  
  “你想見她嗎?”女孩的眼睛掃過茶幾上的飲料,杯子被挪動過,但是里面的飲料卻沒有少。
  
  “我只是有些奇怪,她……”男生話沒說話,忽然感覺心口傳來一陣刺骨的涼意。
  
  他緩緩低頭,看見自己胸口被刺入了一把鋒利的刀子。
  
  溫熱的血滑過白皙的皮膚,染紅了女孩純白色的睡衣,她精致的臉上逐漸露出了一個歇斯底里的表情:“我就是英素,你那么愛鈴蘭,為什么連我和她都分不清楚?”
  
  話音未落,一身血衣的鈴蘭從臥室走出,她光著腳,踩在男生的血上。
  
  鋒利的刀子不斷刺入男生身體,她們絕對不是第一次這樣做,每一刀都避開了骨頭,狠狠刺入了男生的心中。
  
  手中的禮物盒掉落在地,一盤磁帶落在了血泊當中。
  
  男生的意識逐漸變得恍惚,在那刺骨的疼痛襲來之前,他隱約看到兩個女孩身后站著一個男人,那人拼命的想要阻止女孩,但他的手臂卻一次次從女孩身體當中穿過。
  
  那個男人似乎不屬于這個世界,他想要阻止這世界的一切,但卻無法觸碰到這世界的任何東西。
  
  “我好像記得他的聲音……”
  
  ……
  
  睜開雙眼,陳歌五指握拳用力砸在了病床上。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下載
日本人妖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