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h35xl"></ins><ins id="h35xl"></ins>
<ins id="h35xl"><del id="h35xl"><progress id="h35xl"></progress></del></ins>
<ins id="h35xl"></ins><address id="h35xl"><del id="h35xl"></del></address>
<th id="h35xl"><i id="h35xl"></i></th>
<ins id="h35xl"><i id="h35xl"><progress id="h35xl"></progress></i></ins>
<ins id="h35xl"></ins>

筆趣閣

下載
字:
關燈 護眼
筆趣閣 > 我在八零追糙漢 > 第1章在流產手術臺上重生

第1章在流產手術臺上重生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鄉鎮醫院手術臺沒有無菌布,在身下墊散裝稱重的衛生紙。
  穗子摳了下紙,非常糟糕的手感,上手摸著硬,用時容易碎,細菌嚴重超標。
  用這玩意墊著做手術,能不感染嗎?
  等會,這手感為什么這么真實?!穗子瞪大眼,不假思索地給了自己一巴掌。
  啪!
  清脆的響聲回蕩在簡陋的手術室里。
  好疼!這不是夢!
  她重生二十歲這年了,八零年!
  “老實躺好,麻醉師馬上就要來了,別耽誤我們下班!”女醫生不滿意地說。
  穗子坐起來,以最快速的速度把褲衩套上。
  “我不做手術了,這孩子我要留下。”
  現在是初冬,東北已經上凍了。
  秋褲外還有一層厚毛褲,毛褲外還有一層絨褲,穿起來特別費事。
  倆醫生見她要跑,一把將穗子推回手術臺上。
  “趕緊躺好別亂動!”
  穗子拼命掙扎,她看肉嘟嘟的,力氣卻不大,哪兒是倆老女人的對手。
  被人按在手術臺上,像過年時等待宰殺的豬一般被抬起了腿。
  這個場景對穗子來說并不陌生。
  她常會夢到這個場景。
  這里是鄉鎮衛生所,她噩夢開始的地方。
  她被姐姐糊弄過來打胎,流產后感染導致終身不孕。
  后媽為了200塊彩禮,把她嫁給村里最沒正事的混混。
  混混游手好閑,卻是個造人的好手,結婚剛一個月她就懷上了。
  有天她肚子突然很痛,混混又不在家。
  她的“好”姐姐把她帶到衛生所,說是保胎,輸液后她睡著了,醒了孩子就流掉了。
  她以為醫生是在救她的孩子,其實她們在給她做流產!
  孩子沒了,混混把醫院砸了,被抓進去關了半個月,她當時怕極了,唯恐他出來會打她殺了她。
  連夜跑到城里,她以為逃離了絕望窒息的婚姻。
  殊不知,離開混混后,在往后的數十年里她過的生不如死。
  直到被人害死時她才知道,在她離開后,他一直找她。
  在她死后,他傾盡所有替她復仇。
  那個被她視為惡魔的男人,才是世界上唯一在乎她的人。
  她會夢到自己這個無緣的孩子伸著手叫她媽媽,夢到混混半夜偷瓜,喊著媳婦快吃,可是醒來后什么都沒有,只有孤零零的一個人。
  她現在重生了,這孩子她要留下,她要踏實的跟混混過日子。
  倆大夫要扒她褲衩,她手刨腳蹬不讓她們動。
  給大夫累得呼哧帶喘。
  門開了,麻醉師走進來,是個男人。
  “老劉,給她把麻醉打上。”
  “鬧騰什么呢?”
  “這女的是精神病,她家里人說了,無論她怎么鬧都得把孩子做了。”
  “我不是精神病,放了我!”原來是她姐背地里搗的鬼!
  竟然對醫生說她是精神病,怪不得麻醉藥都用上了,這是怕她醒著不同意打胎啊!
  “今兒怎么這么多精神病呢,這里面一個,外面還一個鬧騰的——別鬧了,你不是精神病,你是小仙女,小仙女打一針就去見玉皇大帝了,聽話。”
  麻醉師邊哄邊配藥,麻醉藥緊缺啊,好多人做流產都不用麻藥呢,生刮,疼的嗷嗷的。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下載
日本人妖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