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h35xl"></ins><ins id="h35xl"></ins>
<ins id="h35xl"><del id="h35xl"><progress id="h35xl"></progress></del></ins>
<ins id="h35xl"></ins><address id="h35xl"><del id="h35xl"></del></address>
<th id="h35xl"><i id="h35xl"></i></th>
<ins id="h35xl"><i id="h35xl"><progress id="h35xl"></progress></i></ins>
<ins id="h35xl"></ins>

筆趣閣

下載
字:
關燈 護眼
筆趣閣 > 武道大諸天 > 第八十章 王通:你自己玩吧,別說老夫是逍遙派的!

第八十章 王通:你自己玩吧,別說老夫是逍遙派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什么掌門信物?’
  
  黃麟垂下眼簾,面無表情。
  
  他只對王通說過自己是逍遙派之人,從未提過自己是掌門。
  
  王通對黃麟的謹慎贊許的點了點頭。
  
  若非如此,他祖上這么多代人何以至今才得見逍遙傳人?
  
  如今既然已光明正大的在外行走,想來宗門是想重出江湖了。
  
  念及此,王通便開口說道:“老夫也是逍遙一脈,如何會不知七寶指環?”
  
  是我逍遙一脈?
  
  黃麟心中滿是疑惑。
  
  他不是沒想往這方面想過,但逍遙派被滅門后,只剩了個旁枝花間派,另有傳承的機率太小了,是以他從一開始就沒考慮過王通是逍遙門人一事。
  
  更何況,逍遙派是道家傳家,眼前的王通可是大儒來著!
  
  “通老,非是黃某不信,此事事關重大,不知通老有何憑證?”黃麟一臉肅然。
  
  王通想了想,對方說的極有道理,當下便起身說道:“老夫祖上本是逍遙隱脈,負責典籍傳承,當年祖庭傾覆后,先祖在長安復起逍遙,但所事不密,又遭重創。”
  
  “后幾經波折,又戰亂頻頻,宗門典籍損毀、遺失甚多,傳至老夫前兩代時,便只剩下了一門《凌波微步》,且不全,你看好了。”
  
  說完,王通便在書房內走起了《凌波微步》,雖然和黃麟所知的那一版略有不同,中間還有些錯漏,但確實是以易經卦象為骨,風格也是逍遙一脈。
  
  那樣說來,魯妙子在長安發現的那處地穴,可能便是隱脈復起,后又被滅時所留了!倒是沒想到王通這位大儒還真是逍遙派的人!
  
  念及此,黃麟默默的從懷中掏出七寶指環,還未戴上,王通便湊了過來。
  
  “老夫只是宗卷上見過此物圖策,若非在光山縣確定這是七寶指環,還真不敢相信宗門竟還有傳承在外。’
  
  黃麟將其戴上后,開口說道:“晚輩也是去歲才去了趟祖庭,才在十一代逍遙子遺骸處找到此物。
  
  “你去過祖庭?老夫也曾尋找過飄渺峰,但天山山脈廣闊無比,幾次過后便放棄了。”
  
  說到這,王通還搖了搖頭,隨后正了正神色,抱拳躬身,向黃麟行了一禮,說道:“逍遙派隱脈,第三十六代脈主王通,拜見掌門!”
  
  黃麟心念疾轉,當即起身抱拳,回了一禮,“玄元子,師承清平子,逍遙派第三十七代逍遙子,見過師叔!”
  
  他不是沒想過報三十六代或三十五代,畢竟這輩份都是隨他所說,但之前一直對王通是以前輩相稱,相處的也挺好,因此不太愿意打破這份關系。
  
  王通倒是沒想太多,他對逍遙派要說感情有多深那不至于,畢竟都幾十代人、五六百年了
  
  若非是家中代代相傳,又在靜居寺見到黃麟自稱逍遙派之人,他多半會將隱脈當成家族底蘊來傳承。
  
  而且如今的隱脈也就一些當年秘事和半部《凌波微步》,確實沒什么東西了。
  
  只不過有了這層關系,黃麟又是漢人,一路接觸下來,他不自覺得就將其當成了自家晚輩,黃麟若真報個三十五代掌門也沒什么,大不了各交各的。
  
  如今這輩份正好。
  
  兩人重新落座后,王通才開口說道:“你我還是莫要以師叔侄相稱了,如今佛門勢大,老夫這一脈還打算傳下去,能不暴露最好別暴露。
  
  “便如前輩所言。”黃麟沒在這方面多糾纏,轉言道:“宗門典籍稍后我抄錄一份交于前輩,也好以防萬一。
  
  王通撫須頜首:“正當如此,不過此事不急,先說說守門如今的情行,你都擺開身份行走江湖了,想來門中應該有諸多高手了吧?’
  
  “呃..”王通有些尷尬的摸了摸鼻子,“我收了個記名弟子,天賦才情俱是上乘,回頭便要轉為親傳了。”
  
  “嗯,不錯,年紀輕輕就能想到傳承黃麟,挺好!還有呢?”宗門欣慰的點頭反對,后又示意王通繼續。
  
  他想聽聽門中現在有多少人了。
  
  王通眨了眨眼,清楚道:“沒了。’
  
  “沒了啊..沒了?!”
  
  宗門差點跳了起來,手中還捏著幾根因神情太過激動而扯下來的胡子,一臉不可置信的向看王通:“什么叫沒了?!’
  
  王通有些吶吶,“沒了就是沒了啊,師傅不在后我就出山游歷了,如今逍遙派中就我一個。
  
  頓了頓,又向看宗門補充道:“哦,還有前輩。”
  
  周素一時間不知該說什么是好,手抬起又放下,又抬起、又放下,心中很是后悔為何沒再堅持堅持,這下好了,暴露了!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下載
日本人妖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