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h35xl"></ins><ins id="h35xl"></ins>
<ins id="h35xl"><del id="h35xl"><progress id="h35xl"></progress></del></ins>
<ins id="h35xl"></ins><address id="h35xl"><del id="h35xl"></del></address>
<th id="h35xl"><i id="h35xl"></i></th>
<ins id="h35xl"><i id="h35xl"><progress id="h35xl"></progress></i></ins>
<ins id="h35xl"></ins>

筆趣閣

下載
字:
關燈 護眼
筆趣閣 > 殺戮之都 > 第20章 再次結束

第20章 再次結束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兇宅筆記到底在哪呢?”
  眼鏡男趁殺戮者不在,把大廳搜索了一遍后,并沒有發現兇宅筆記的蹤跡。
  這讓他有些無奈。
  要是兔嘰妹子在的話,尋找道具肯定簡單得多!
  “兇宅筆記聽名字應該是一本書或者本子的樣子。”
  眼鏡男喃喃道,然后他無意中瞥到一個高大的柜子上方,有一本黑色的筆記露出了一個邊角。
  “嗯?!原來在這!”
  眼鏡男大喜,連忙上前,發現這柜子的高度起碼有兩米多高,眼鏡男站在柜子下方,根本看不到柜子上方的視野。
  眼鏡男稍微踮起腳尖,把身體貼在柜子上,伸手去夠那本黑色的筆記。
  然后他手指碰到筆記后,往外一抽。
  “嗯?奇怪?”
  眼鏡男發現這本黑色的筆記似乎被什么東西壓著,自己一抽,竟然沒抽動。
  但是他并沒有多想,只是加大了力氣,用力一拔,終于把兇宅筆記從柜子上方抽了出來。
  “拿到了!”
  眼鏡男才露出笑容,卻聽到柜子上傳來響動。
  原來是原本的柜子上,被人堆了許多瓷器、燭臺之類的雜物,壓在兇宅筆記的上方,形成了一個巧妙的平衡。
  而此時隨著兇宅筆記被抽出,原本巧妙的力學平衡被打破,大量雜物紛紛如雪崩般倒塌,從柜子上傾泄而下!
  各種花瓶、瓷器在地上砸得粉碎!
  “臥槽!”
  眼鏡男慌忙后退,卻還是被一個鐵制的厚重燭臺砸中了腳!
  【你的足部被重物墜落砸中,生命值-10%,獲得“輕微骨裂(腳部)”狀態】
  【輕微骨裂(腳部):腳骨產生骨裂,移動速度-5%,且隨著移動,骨裂情況會逐漸加重】
  “這tm是怎么回事?”
  眼鏡男一時還沒反應過來,沒有意識到這是白穹的陷阱。
  但是接下來,隨著他的后退躲避,身后的一把椅子擋住了他后退的路線。
  而在椅子上,固定著一把鋒利的餐刀。
  “啊!”
  眼鏡男沒注意身后,順勢往椅子上一坐,結果直接被餐刀扎入了后背!
  【你被餐刀刺中背部,生命值-15%,獲得“流血”狀態】
  “臥槽!這是那個殺戮者做的?!”
  眼鏡男此時再傻,也明白過來,自己被那個殺戮者坑了!
  恐慌之下的他一時甚至都不敢動彈,深怕自己周圍還有什么陷阱!
  直到過了好一會,他才敢把自己背后的餐刀拔出來。
  看著自己生命值再次下跌了25%,面板上又多了一個“流血不止”狀態,眼鏡男陷入了沉默和深深的絕望!
  “完全不是一個水準的對手!”
  自己連那個殺戮者的面都沒看見,就直接被搞得多了兩個負面狀態,差點重傷。
  這讓開局自信滿滿的眼鏡男情何以堪?
  “放了奶酪的陷阱,也成功抓到了一只小老鼠嗎?”
  一聲低沉沙啞的聲音傳來。
  眼鏡男猛地扭頭,發現那個殺戮者,正一只手死狗似的拖著皮燕子,一邊用恐怖的笑容盯著自己。
  皮燕子此時雙眼翻白,一臉癡呆,身上多處傷痕,不知道是經歷了多么可怕的酷刑,才變成了這個樣子。
  雖然《無盡殺機》這款游戲當中體驗到的疼痛會有一個上限,但是太過真實的虛擬世界,讓白穹除了痛苦以外,還有一百種辦法讓人崩潰!
  眼鏡男背后一寒,但還是強裝淡定道:“好吧,我承認你很厲害,我認輸了,給個痛快吧!”
  “痛快?”
  “獵物同獵人交流的方式,只有乞求和哀嚎。”
  對面這個殺戮者的聲音陰沉沙啞,與周圍陰暗的兇宅,氣氛完美融合!
  眼鏡男此時本來應該腹誹對方真是中二病,玩個游戲而已,自己都認輸了,還擱這cosplay殺人魔呢!
  但是隨著白穹的靠近,眼鏡男咽了口口水,發現自己面對愣是升不起一絲嘲笑或者不屑的心思。
  甚至心底寒意仿佛噴泉一般,不住地涌現出來
  沒辦法,眼前這個男人的氣場,實在太過恐怖了!
  眼鏡男明明知道這只是一場游戲,但是身體卻無法控制的顫抖了起來。
  就好像是待宰的肉豬,看著屠夫一步步靠近自己一般!
  氣場這種東西是一個聽起來很玄乎的東西,但是卻是客觀存在的!
  如果是去過屠宰場的人,就會知道這樣一件事,把一只豬的眼睛蒙起來,耳朵堵起來,在它無法察覺到外界環境變化的情況下,讓一個屠夫接近它。
  顯然理論上豬豬是無法感知到外界的,但是實際上,屠夫一旦接近,那么這頭蒙住眼睛、堵住耳朵的豬就會開始......
  無法控制的發抖!
  就好像感受到了冥冥之中無法用肉眼觀察到的東西一樣!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下載
日本人妖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