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h35xl"></ins><ins id="h35xl"></ins>
<ins id="h35xl"><del id="h35xl"><progress id="h35xl"></progress></del></ins>
<ins id="h35xl"></ins><address id="h35xl"><del id="h35xl"></del></address>
<th id="h35xl"><i id="h35xl"></i></th>
<ins id="h35xl"><i id="h35xl"><progress id="h35xl"></progress></i></ins>
<ins id="h35xl"></ins>

筆趣閣

下載
字:
關燈 護眼
筆趣閣 > 貴女高門 > 第 1 章

第 1 章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八月桂子熟,擷取煮美酒。又有鄰家女,臨窗畫蓮藕。

    要說京城最好的時節,便是這秋高氣爽的七八月份。不冷不熱不干不潮。小風兒一吹,端的是全身舒朗。

    蒸上幾籠蟹,擺上幾盆菊,再從樹根底下掏出兩壇美酒,便可以呼朋喚友,相飲對酌了。若是女兒們,便烹上好茶,與姐妹們相邀,開個茶話會,也是一番情趣。

    月氏年輕守寡還在孝期,不便宜出門訪友。但她并不覺無趣,正磕著瓜子兒,一邊看著熟睡的女兒,一邊與嬤嬤說話。

    “老太太偏心,原說冬至前要給相公擺道場做法事,如今老四一下場,便把這事兒忘光了。待到他考完,哪里還來得及準備。”

    本朝科舉三年一考,殿試時間也定在八月初。熟料今年南邊下了一場雨,沖垮了河堤。圣上一直忙著這事兒,便將省試時間推遲了。待到殿試時,這已經是推遲整整一個月。現如今八月到了尾巴上,終于才操辦起來。

    楚家今年正有四爺楚域接連過了鄉試院試省試,如今到了最后一關,整家里都緊著心弦。

    其他人都在等著四爺殿試的結果,只有月氏一點不在意。

    她是寡婦,成親三年丈夫便去了。如今膝下僅有一女,拿著些財產,只想著如何將女兒將養成人,以后嫁個好人家她便滿意了。她丈夫已經過世,也沒生下兒子,科考如何,與她并不干系。

    嬤嬤知她是不滿一家人都盯著四爺,卻把死去的三爺不放在心上。勸道:“四爺少年得志,從鄉試一路上來連中三元,若是今次能一舉到了圣人跟前,便是楚家的造化。十八歲的年紀,不管狀元榜眼探花都是少有的。再者,如今四爺正是關鍵時,他屋里那位,也正挺著肚子。大約就在這幾日了,難怪老太太顧不得其他。”

    “哼,老四媳婦那肚皮我看了,腰粗懷圓的,定然是個閨女。她們這樣伺候著,等生出來,好好失望一場。”

    嬤嬤干笑,不再說什么。

    月氏年輕,才二十便守了寡。楚家可憐她青春年華,說孝期過后便可放她出門另嫁。月氏哭完了丈夫,一咬牙,說要為三爺守著,無論如何也不再嫁的。于是老太太發話,將母女兩接到京城來。

    雖說沒有兒子,但到底還生了一個女兒,楚家待他們母女算是不薄。可人心都是不平的,自住進了安國府,月氏的心也慢慢大起來。越看越覺著楚家虧待了三房,讓她與丈夫在江南吃盡了苦頭。

    也不想想大爺和四爺是嫡出,三爺卻是庶出,還是老太太隔房表妹爬床生出來的,哪里能跟正經的楚家嫡生子作比。

    月氏不忿,殷嬤嬤可是慣看人眼色的,知道這府里水深,便一改從前的張狂,變得安分起來。

    嗑瓜子兒磕得口渴,又想到大太太那里的新茶,便嘴饞起來,派了丫鬟過去討茶。

    誰知丫鬟去了好半日也不回來,月氏氣得直抽氣。好容易人回來了,不待她發落,卻聽丫鬟道:“稟太太,大太太不在呢。說是四太太發動了,正要生。老太太大太太都著急,一刻不停地守著呢。”

    “不是說還有幾日么?什么時候發動的?怎的也沒人告訴我?”月氏沒等來她的茶,很是不滿。更讓她不滿的是,在這個府里,發什么什么事兒,居然沒有人主動告訴她。

    丫鬟是府里分派來的,不曉得她的脾氣。自顧道:“也差不離,本就是這兩天的事兒。”

    月氏沉著臉,嚯地站起來,說:“走,跟我去看看。”

    “這……”丫鬟略顯遲疑。

    嬤嬤也感覺不妥:“太太,今兒就算了,要不等明日小主子生出來了,咱們再去看?”

    “旁人都去了,只我一人不去,多不好看?”

    可人家不是新寡呀。

    人家要生孩子,定然會忌諱新喪丈夫的寡婦往前湊的。

    嬤嬤想勸,又知道自己要是勸了,自家這位太太鐵定要起來給她一頓板子。

    丫鬟到底才分到月氏身邊沒有多久,自覺在主子跟前說不上話,只好巴望著跟了月氏多年的殷嬤嬤,希望她做個主。

    可月氏哪里是聽勸的人,叫奶媽進來看孩子,自己早就一股風跑出去了。

    丫鬟和嬤嬤兩人,只好認命地追了上去。

    到了頻英閣,果然老太太和大太太都在。

    月氏嘻嘻一笑,上前湊趣兒:“老四媳婦怎么就發動了呢,也不等著四弟回來,可不巧。”

    她原本想說的是,若四爺陪在四太太身邊就最圓滿了。可她那張嘴一開,好話也說成了壞話。本就牽掛不已的老太太,乜她一眼,理也不想理她。大太太知道她來了,也裝作沒看見,一臉緊張地望著隔了產房的門簾子。

    老太太身邊的嬤嬤何其精明,知道自家主子不高興了,堆上笑臉,到月氏跟前,說:“三太太您怎么來了?這邊兒人多也焦急,顧不上您,您快回去歇著吧。”

    “沒事兒,淺妹妹發動了,我當然要在跟前守著才好。”

    瓊嬤嬤暗想四太太發動跟你有什么關系?你一個新寡跑到人家產房門口蹲著,趕也趕不走,也太不自覺了。

    月氏依舊試著往老太太跟前湊,想要找些話說。瓊嬤嬤也不攔她,只朝殷嬤嬤掃了一眼。殷嬤嬤心下一跳,趕緊上前去拉月氏:“太太,咱們回去吧,這會子時間不早,燕姐兒怕是醒了,見不到您,必要哭鬧的。”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下載
日本人妖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