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h35xl"></ins><ins id="h35xl"></ins>
<ins id="h35xl"><del id="h35xl"><progress id="h35xl"></progress></del></ins>
<ins id="h35xl"></ins><address id="h35xl"><del id="h35xl"></del></address>
<th id="h35xl"><i id="h35xl"></i></th>
<ins id="h35xl"><i id="h35xl"><progress id="h35xl"></progress></i></ins>
<ins id="h35xl"></ins>

筆趣閣

下載
字:
關燈 護眼
筆趣閣 > 貴女高門 > 第 5 章

第 5 章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擁有第二次生命,這種天大的好事兒可不是什么人都能遇上的,何況還讓她擁有了健康的身體。

    滿月酒之后,楚陽娿終于不再像之前一樣,一天睡二十三個小時剩余一個小時還迷糊了。盡管她現在清醒的時間也不多,但總算吃奶的時候睜眼睛了。

    待確定自己果然到了另一個世界,而自己胸腔中的小心臟,再沒有如前世一樣時不時疼一下,時不時停一下,熱烈地給她宣示存在感之后,楚陽娿便在心里感謝了一下穿越大神。

    健康的身體,這是她前世的求而不得。

    在確定自己身體健康之后,楚陽娿開始觀察自己的處境。現在的她是一個剛滿月的嬰兒,由于活動范圍有限,所以收集到的信息也是很少的。

    但以僅有的信息推斷來看,自己的運氣還算不錯。

    首先看這里的人們的穿著,長裙背心,有時候還看見類似曲裾的衣服,可能現在她所處的朝代不是唐朝就是漢朝。這一來,只要不是快亡國的時候,她是沒有戰亂的擔憂的。在這兩個朝代,女性的地位雖然無法跟男人相提并論,但比起其他朝代卻好很多。

    再說家族,就目前家中蓄養的奴仆數目和居住環境來看,她的家世應該很好,甚至很可能是什么世家豪門。家世好,就沒有愁吃愁喝或者被賣的風險了。而自己的父母感情融洽,對作為嫡長女的自己十分寵愛,她的基本生活就有了保障。

    楚陽娿算來算去,發現暫時沒有什么可擔心的。作為一個嬰孩,她現在只要好吃好喝健健康康長大就好了。

    想通了這些,之前因為穿越這件詭異事件給她的震驚,以及對新世界不了解而帶來的惶恐被她拋到腦后。于是,她又開始了吃完睡到昏天暗地,睡醒繼續等待投喂的美好墮落生活。

    寧氏雖是頭一胎,生育年紀也小,但她身體健康,出月之后很快便恢復了。女兒是她的心頭肉,雖然家里請了乳母,但大多數時候還是她自己喂養自己帶。楚域對她這個決定非常贊同,言語中十分看不上請來的乳母們的長相,怕扭曲了他閨女的審美觀。

    女兒的滿月酒一過,楚域就被他老爹敲打著守了三天祠堂。之后再也沒敢日日粘著老婆孩子。他考上了狀元,要忙的事情很多,同窗聚會是一個,走親訪友是一個,酬謝老師是一個,等待差事是一個。

    楚家父子都在做官,楚山櫟與長子商量之后,準備讓楚域進翰林院,雖是清水衙門,但后路卻好。對此楚域沒有絲毫異議,他在科考之前就想到了這一點,自然早就有了心理準備。

    好容易等到該拜訪的拜訪了,該酬謝的酬謝了。楚域得了閑,正準備挑個日子帶著妻女去寺廟里掛個記名貼,算是給女兒積善祈福。

    誰知晴天打雷的,宮里突然來了圣旨,說皇帝想起那日殿上狀元郎的風采,召他進宮面圣。

    皇帝上了年紀,這些年身子越發不好,加上太子已經長成,便把許多事都托給了太子和大臣。皇帝自己上朝的時間已經斷了許多,更少在下朝之后召見大臣,如今突然說要找見楚域這么個年輕后生,實在讓人摸不著頭腦。

    可不管他們心里怎么猜測,皇帝的圣旨已經下了,楚域總不能抗旨不尊。

    于是日次一早,他便梳洗完畢,然后穿了大服,早早到了宮門口等待內侍太監引領。

    皇宮巍峨,宮墻莊嚴。楚域不是頭一回進宮,這回心里卻有些隱隱的不舒服。

    內侍們抬了轎子來,請他上轎。楚域坐在轎中細細思索,卻總也想不出皇帝召見他的緣由。無奈之下,只能放棄思考,左不過問幾句話,他用心對答就是。

    誰知這一回他卻想錯了,內侍們抬著轎子接了人,卻沒有將人送到乾明宮,而是在溫飭殿將他放下來,讓他自己走過去。

    從宮門到溫飭殿繞了乾明宮不說,這里離后宮可是太近了,內侍太監還直直將他往御花園領。

    楚域越走眉頭皺得越緊,帶看到千前方有一隊人出現,立刻轉身回避。

    誰知林路太監卻將他攔住了,還奉勸他道:“楚公子,前面那位是出云公主,花園偶遇,楚公子應該上前行禮才是。”

    看見人就跑,要是那不講理的,說不定還能給他按上個大不敬的罪。

    楚域聽說是公主,暗中松一口氣,總比遇上那宮嬪妃要好。

    出云公主自幾日前得了母妃的保證,愿意幫她找機會于楚域相見之后,她便激動不已。個人仿佛墜入什么美夢中,成日恍恍惚惚。昨日母妃說服了父皇,下了圣旨宣楚域進宮,她一顆心便一會在火里,一會在水中。

    心熱的是她能與心上人見面,心冷的是心上人已成家有妻有女。

    如此煎熬了一晚上,好容易天還沒亮就起來了,召喚著整個宮里的人翻箱倒柜,將她打扮得美成一朵花兒來。

    為了不錯過楚域,她早早便在御花園候著。看見楚域出現,她是手腳都不曉得放哪里了。還是在宮女的提醒之下,她才端正著儀態,慢慢往楚域跟前走。待看見楚域有心躲避,她一下就急了,也顧不得其他,急急忙忙追了上去。好在楚域是有規矩的,總不好在御花園與公主上眼你追我趕的戲碼。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下載
日本人妖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