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h35xl"></ins><ins id="h35xl"></ins>
<ins id="h35xl"><del id="h35xl"><progress id="h35xl"></progress></del></ins>
<ins id="h35xl"></ins><address id="h35xl"><del id="h35xl"></del></address>
<th id="h35xl"><i id="h35xl"></i></th>
<ins id="h35xl"><i id="h35xl"><progress id="h35xl"></progress></i></ins>
<ins id="h35xl"></ins>

筆趣閣

下載
字:
關燈 護眼
筆趣閣 > 貴女高門 > 第 39 章

第 39 章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楚陽娿在明昭寺受了驚,老太太心疼,給了不少好物補償她,連老爺子聞訊,也派人送了幾兩雪參花干來,說給她熬湯滋補。楚域一一幫女兒收下了,還給她找出一本賬冊,讓她開始計算自己有多少家產。

    明昭寺一事暫時算是了了,楚陽娿的生活又回歸平靜,每日上午由父親親自教書認字,下午去學堂跟姐姐妹妹們一起秀花練琴。而蕭氏,自從兩位姨娘進門之后,便集中了炮火對付那兩個小妾了,不曉得是不是楚域那天的話讓她膽怯,連到楚域跟前刷存在感的機會,都少了許多。

    轉眼又到了桂花抱蕾的時候,楚陽娿的生辰,也到了跟前。

    楚家子女眾多,她娘又出家在外,因此楚陽娿的生日一向過的簡單。往年每到這時,楚陽娿便會收到外祖父家送來的賀禮,而后跟老太太一起吃一碗長壽面,再去祖宗牌位前上柱香,這生日便算過了。當然,老爺子老太太,家里姊妹上下禮物也不會少,大家心意到了就行。

    而今年楚域回來了,這還是出生后楚陽娿頭一個有父親在的生日。她本想著,借這個機會求父親帶她去外祖家看看外祖母,誰知這日那人一大早就神神秘秘把她叫醒,說有大驚喜給她。

    楚陽娿也沒猜到底會是什么大驚喜,只朦朧著雙眼認命地任他給穿了衣裳,洗漱完了之后,被抱上了馬車。

    馬車搖搖晃晃,楚陽娿在車里哈欠連連。男人見她困的厲害,也不跟她說話,只用小被子將人卷了抱在懷里,然后拍著她的肩膀讓她繼續睡。

    馬車不快,走的又是修整多年的官道,所以并不太過顛簸。楚陽娿被搖搖晃晃的,又睡了過去。

    再醒來時,已經艷陽高照,她發現自己乘的馬車,也已經出了京城。

    “爹爹,咱們這是要去哪兒?”

    楚陽娿驚喜的不成,想到之前父親說哪日會帶她去見親娘,莫不是現在就要去武夷山?

    可惜她想的太美了,男人一句話就打破了她的幻想,“去屬地,一會兒就到了。”

    屬地,就好比親王的封地,在這個時代,不少家族都有自屬的土地和勢力范圍。

    楚家的最大的屬地不在京城,但是京城也有一塊家族特有的專屬之地。

    楚家子孫,每到了一定年紀,便會被送來屬地一些時候,為的就是對家族了解得更加透徹。但是作為遲早會被嫁出去的女兒,楚家的千金小姐們是沒有這個機會的。

    楚陽娿本以為所謂屬地,就是一大片屬于家族的土地。她本沒有怎么在意,反正特權時代么,連人命都能私有,何況是土地呢。

    然而等她看到屬地的真實面目時,她直接被嚇了一跳。

    私兵!

    就在皇城外幾公里的西南屬地上,楚家居然養著近千人的私兵。

    這簡直……這簡直是要造反的節奏哇!楚陽娿簡直嚇尿。

    不過她很快就從父親的解釋中了解到,原來不光楚家,在晉國,如他們這樣圈養私兵的家族有不少,這是很正常的事。

    楚陽娿拍拍小心臟,不是造反就好。她是個膽小鬼,雖然不覺得皇帝有什么不能拉下馬的,但造皇帝的反風險到底太大了。而且作為女孩,她沒有參與其中的可能,受牽連時反而少不了。

    到了屬地,馬車速度漸漸慢起來。

    一排排土黃黑瓦的屋舍,一畝畝生機勃勃的莊稼地,還有土壕營房,以及在操場上訓練的士兵們。

    楚陽娿透過窗簾,看到了特屬于這個時代的社會一角。

    馬車上有標志,見到馬車駛進的士兵還有普通百姓們,都一一退讓開,然后跪在兩邊行禮。

    楚陽娿放下車簾問父親:“爹爹,您說許多家族都有私兵。那比如咱么家在京城這就這么多了,徐州老家屬地的私兵肯定更多。那,皇上他會不會不高興?”

    “你居然能想到此處?”楚域到是驚喜了,大哥家的男孩們時常被送來屬地訓練,可除了楚天陽之外,沒有一個問過什么到點子上的問題。他們到底年紀小,光顧著激動了。

    男人笑著摸摸楚陽娿的頭,說:“皇上不滿世家在皇城外面養私兵,但也沒有辦法,因為世家要用人,正規軍分派不出那么多人手,而世家也不放心用軍隊的人。至于京城之外么,大約也是一半鼓勵一半擔憂吧。”

    晉國國土面積廣袤,就在四十多年前,還吞并了西北的仆灃國。為了消化這塊土地,高祖皇帝下令仆灃國平民內遷,與華族以及其他民族混居。如此一來,在各民族雜居之地,難免會有摩擦出現。國家軍隊要鎮守漠北,要護衛皇城,要威懾南岳,還要開通運河,根本騰不出手來。

    世家養私兵,也算是解決了這個難題。畢竟皇家與世家矛盾再大,到底同屬一族,對著其他民族時,總要站同一條戰線。

    楚陽娿這才驚醒,發現了自己看小說時時常遺忘的問題,那就是民族融合。

    前世她生活的華國,民族融合已經兩千多年,除了宗教之外,并沒有什么大的矛盾。但在這個時代,卻不一樣的,民族融合還在進行階段,就連文字和語言的推行,都必須強硬才能行得通。

    楚陽娿松了口氣,然后又安置慚愧,作為一個穿越者,她優越感太重,太自我感覺量好了。總是自以為自己是現代人,見多識廣,就以為自己比旁人聰明,簡直是自以為是。

    “下來吧,爹爹帶你去看汗血寶馬。”

    “汗血寶馬!”orz!被楚爹從馬車里抱出來的楚陽娿簡直要瘋了。

    那可是傳說中的物種啊!傳說中出汗如血的神駒啊!居然她家就養的有?

    太腐/敗了有木有,太壕了有木有!萬惡的封建社會我愛你!

    楚陽娿被楚域抱在懷里,身后家丁侍衛丫鬟跟了一群。屬地負責人得了消息,已經等候在前。楚陽娿看到侍衛們的表情,終于想到,原來家里看家護院的人,可能都是出自這里。

    “四爺。”屬地監管迎上前來,朝楚域行了禮,說:“不知四爺前來,準備有所不周,請四爺責罰。”

    “無妨。”楚域不在意地抱著楚陽娿徑直走,監管亦步亦趨跟在后頭,聽他問:“聽說廄里小馬要出欄了?”

    “是。”監管回道:“今年出欄兩匹汗血馬,一匹金色一匹純白,都是萬里挑一的。”

    監管是個有眼色的,看見主人抱著小千金來,便知道撿好看的說,女娃娃嗎,看東西只顧著好看。

    的確,楚陽娿對馬一無所知,要不是汗血寶馬名氣太大,她恐怕還不知道這世界上還有除了蒙古馬之外的其他馬。至于好壞,在她的心中,好看的當然就是好的了。

    因此在她看到一純白一金色的寶馬時,簡直驚艷得不知如何是好。

    “官官喜歡哪個?”

    “都……都好喜歡。”楚陽娿咽口水,簡直恨不得撲過去啃兩口。不過她知道牛會踢人,但作為一個一輩子二十年有十八年在醫院的都市人,楚陽娿不知道馬會不會也踢人,所以她沒敢。

    楚域聽她說都喜歡,哈哈一笑:“那就都牽回去,爹爹教你騎馬,咱們天天瞧著它。”

    楚陽娿下意識就點頭了,不過恩快反應過來,又搖頭:“還是算了,人家說寶馬配英雄,官官是女孩,得到一匹馬也是關在花園里頭當觀賞物,一年能帶出去打一回獵也就頂天了,既然是寶馬,被養在后宅女眷手里,就實在浪費了。”

    “官官喜歡,就養著,沒有什么浪費不浪費。”楚域寵起女兒來,簡直無法無天。

    楚陽娿反而越加堅定,說:“鳥就是要在天上飛的,魚就是要在水里游的,寶馬么,要么自由自在游曳草原山林,要么鐵蹄金鞍馳騁沙場。飛鳥斷翅,游魚擱淺都是悲哀事,更何況千金難得的汗血寶馬呢?”

    楚域聽見女兒的話,震驚之余,為之動容。就連監管聞言,也暗道主家千金果然非同一般。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下載
日本人妖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