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h35xl"></ins><ins id="h35xl"></ins>
<ins id="h35xl"><del id="h35xl"><progress id="h35xl"></progress></del></ins>
<ins id="h35xl"></ins><address id="h35xl"><del id="h35xl"></del></address>
<th id="h35xl"><i id="h35xl"></i></th>
<ins id="h35xl"><i id="h35xl"><progress id="h35xl"></progress></i></ins>
<ins id="h35xl"></ins>

筆趣閣

下載
字:
關燈 護眼
筆趣閣 > 貴女高門 > 第 47 章

第 47 章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漠北生戰事,雖轟動一時,卻只在京城濺起一朵火花兒,之后出了朝中官員們還時不時關注著戰事變化,并為之爭吵一回。其余普通百姓就算聽見個影兒,也過不了多久就將之忘在腦后。

    普通人的生活一如既往,大家該該干什么干什么,只要不忘漠北跑,根本收不到戰事影響。楚陽娿在擔心父親擔心了半個月之后,收到了漠北來的信,信上爹爹報了平安,并定下了回來的日期,楚陽娿終于才算松了一口氣。

    而這個時候,在徐州帶了幾個月的老太太,也終于要回來了。

    瓊嬤嬤是一天一天掰著指頭算日子,待算到老太太就在這一兩日進城,她便天不亮就把楚陽娿叫醒。為她穿戴打扮好,然后抱著去外頭等,如此等了三日,才算等著了老太太。

    “哎喲,你們怎么一大清早就在門口等著?這大冷天兒的,還不快回去。”

    老太太一下轎子,就看到王氏帶著一群女孩們在門口站著。她喜笑顏開地被丫鬟扶下轎,嘴上雖埋怨,可看得出來心里還是歡喜的很。

    王氏笑盈盈地,最會說話:“這不是想老太太了么,這幾個丫頭日日都在念呢,說老太太再不回來,便都打了包袱回徐州去。哎喲,可虧得老太太回來了。”

    錢氏一手摸了孫女們的頭,連連說了幾聲好,方才牽了兩只小手往回走。一邊走一邊說:“原本昨兒該進城的,誰知緊趕慢趕的,還是晚了。到了城外,城門剛剛關上,這不沒辦法,又不得不等了一夜,今日城門一開,才能進來。”

    老太太正跟王氏說這話,突然一個身影竄出來,問:“祖母,這是大伯娘么?”

    女孩穿著紅衣裳,說話的聲音清脆響亮。

    老太太這才想起來,自己不是一個人回來的,身邊還跟了個二房的閨女。

    “嗨!瞧我這記性,差點兒忘了。來,這是你大伯娘,還有你這些姐姐妹妹們。”說完又對王氏道:“這是老/二家的閨女,叫楚重陽的,原先來信專門說過。”

    楚重陽個兒不高,生了圓圓一張臉,肉鼻寬額,比較福相。皮膚有點兒黑,笑起來露出嘴角兩個酒窩。

    她大大方方問了一聲好,又笑呵呵地看著其他人。

    王氏笑眼瞧著楚重陽,驚訝地說:“這就是重陽呀,都這么大了,上回二妹來信時,你才剛出生呢。”

    “當然是因為我長大了呀。”楚重陽開朗大方,歡歡喜喜地抓住了王氏的手。

    王氏任她抓著,點點頭,又說:“先別都站著了,等回去再認人。屋里熱湯熱水都備好著呢,你們顛簸了一路,先歇歇才好。”

    “我一點都不累。”楚重陽說完,又想去跟楚丹陽說話。這時候嬤嬤來,請大家上轎,她立刻驚呼:“不是已經到了么?”

    嬤嬤聽了她的話,笑眉笑眼地解釋:“姑娘頭回回來,可能有所不知。咱們府上比較大,從正門到內院,還有走好一會兒呢,老太太乏了,乘轎比較方便。”

    楚重陽自知失言,尷尬地咬了咬嘴唇。好在左右一看,旁人都上轎了,沒人注意自己,這才放了心,由丫鬟扶著再次坐上了轎子。

    老太太上了年紀,路上又走了不少時間,人乏馬困的,回了靜水堂隨便吃了點稀飯,便洗漱休息了。

    楚重陽精神大得很,說自己不累,不想去休息,于是王氏便拉著她噓寒問暖。楚重陽受到了十足的重視,之后又才跟楚陽娿等姐姐妹妹一一相認。

    等介紹到楚陽娿時,她驚奇地重上到下將她大量許久,而后笑嘻嘻地說:“你就是那個標新立異的楚陽娿?名字跟我們不同,小名兒也是專門起的呢。我娘還鬧著也要給我再起了小名,可惜沒叫出來就算了。我早就想見你,這回可才算見到了。”

    楚陽娿暗想這是好話還是壞話,心里打量著說話的人,臉上卻也笑盈盈:“姐姐的名字最好了,叫重陽,可是巧得很,旁人想取都取不了呢。”

    楚重陽生在九月初九,也當真巧的很,因此得了重陽這個名字,十分貼切。加上她是二房唯一的嫡女,在家很受寵愛,大約也是如此,她的性格才大大咧咧,十分開朗快活。

    老太太歇下了,王氏還有事做,吩咐女兒招呼妹妹,自己就先走了。月氏跟一群小孩子待了一會也覺得無聊,讓楚燕陽跟大家多玩一會,自己也先回去了。

    楚丹陽作為嫡長女,便負起責任,陪著妹妹們在一起聊天玩耍。

    不過半天時候,楚重陽便跟所有人都熟了,待下午老太太起來,她已經跟錢昔靈好的難分難舍,鬧著也要住在靜水堂。老太太當然不同意,靜水堂如今就住著楚陽娿一個,來投奔她的錢昔靈,住的也只是離靜水堂近一些而已。

    楚重陽見老太太不讓她住靜水堂,便賴皮著上來撒嬌:“老太太,求您讓我住這兒吧。洗喜歡跟您住一起住呢,而且這邊兒離錢表姐也近,可以天天在一起玩。”

    楚琴陽翻個白眼,心說這里人人都喜歡跟老太太住好么!只是靜水堂哪有那么容易進的,老太太這里規矩大著呢。再者她跟楚丹陽這兩個長房嫡女都沒好意思開口,她一個庶子嫡女,跟楚燕陽一般無二的身份,還真當自己是個人物了。

    要換在往常,楚琴陽一定張口就諷刺了,但楚重陽是剛從徐州回來,又很會討巧賣好,一來就跟所有人都親密得好像一個娘養得一般,她要是這個時候說點什么,肯定要被群起而攻之了。因此她少有地在心里嘀咕一聲就算了。

    楚重陽還在求撒嬌耍賴求老太太讓她住靜水堂。老太太不點頭,王氏只好去化解。“重姐兒快別鬧老太太了,你的住處早前就安排好了。就在南苑疏密閣,那是你父親原先的院子。過不了多久,等你爹娘兄弟都回了京,都要住那邊的。”

    楚重陽還想表達一下自己寧愿跟老太太住不跟爹娘住,這時候老太太話了。

    “你想跟靈丫頭玩,等你爹娘回來商量了,再安排近一些便可。”說完對王氏道:“好了,今兒早些開飯吧,吃了飯也不必都圍在我這里,明天該上學的上學,該學規矩的學規矩。”

    楚重陽終于不再強求了,噘著嘴又去跟錢昔靈說話,嘻嘻哈哈的,很快忘了剛才的事。

    楚陽娿終于得了機會到老太太跟前,親親密密地抱了錢氏的胳膊,說:“祖母終于回來了,再有下回,我也一定要跟著去。”

    “你這丫頭。”老太太佯裝無奈地捏捏她的鼻子,“快來給祖母看看,我的官姐兒瘦了沒有。”

    “她天天開小灶煮湯鍋吃,分明肥了一圈兒,怎么還會瘦。”這時候楚天陽從外頭走了進來,他取下身上厚重的裘袍遞給一旁的丫鬟,而后莊莊重重地往錢氏面前一跪,中氣十足地說:“孫兒恭喜老太太平安歸來,這一行回來,您又年輕了十歲呢!”

    老太太被他逗的哈哈大笑:“快起來,你這個頑皮猴子,幾天不見,嘴皮子越順溜了。”

    楚天陽笑呵呵地起身,到錢氏跟前,身子一歪直接歪進了老太太懷里。他一邊說話,還一邊朝楚陽娿眨眼睛:“我這不是為討老太太歡心,下足了功夫練嘴皮子么,果然效果良好。”

    “你這猴子,自己滑溜還誣賴我也光喜歡好聽的!”

    老太太半摟著楚天陽這個心頭肉,連楚陽娿都沒管了。王氏笑的眼睛都彎成兩條縫。等看差不多了,才把兒子從老太太懷里拉出來,寵愛萬分地呵斥他:“老太太一路舟車勞頓,身上正乏。你倒好,直接撲倒老太太懷里去了,還不告罪。”

    “哎!你這話我可不愛聽。”錢氏打斷她道:“天陽親近我,那是孝順,你這擋媽的,可不許說他。”

    “是是事,我那兒敢說呀。”王氏感嘆:“瞧瞧,這有老太太撐腰的就是不一樣,我這當娘的都要給他賠不是了呢!”

    楚天陽擺擺手表示自己寬容大量不跟自己的親娘計較。

    老太太又被逗得哈哈大笑。

    月氏在一旁干巴巴地抿著嘴,笑的十分勉強。

    其他人雖然羨慕,但楚天陽是男孩,是長房嫡長子,老太太喜歡看重,都是理所應當的,根本沒有人妒忌,她們早就習慣了。到是剛來的楚重陽,好奇地打量了楚天陽好一會。

    從靜水堂回來,楚琴陽忍不住抱怨:“這個楚重陽,腦子是有毛病么?”不僅一點都看不懂人的臉色,連人說話都聽不懂。

    楚丹陽笑道:“重陽妹妹是天真爛漫,性格直爽罷了。你呀,不要動不動就說人家腦子有病,小心被娘聽到,又該罰你了。”

    “我說的是真的,你沒看她的興奮勁兒,不曉得有什么可高興的,傻兮兮地笑個沒完沒了。”

    “那說明她單純。”楚丹陽知道自己妹妹的脾氣,嘆口氣說:“好了琴陽,重陽妹妹初來乍到,你可要讓著她些。現在二叔他們還在徐州沒回來,要是重陽妹妹在家有個什么,傳出去還說咱們欺負她,不好聽。”

    楚琴陽到底是知道輕重的,雖有不服,卻沒再爭辯,只嘟囔道:“你說我家到底怎么回事,孤兒寡母的孤兒寡母,妻離子散的妻離子散。好不容易二叔家還算有個囫圇個兒,可姐姐你聽說了沒……”楚琴陽靠近楚丹陽耳邊,小聲說:“聽說二叔家庶子庶女二十七個,二十七!好些連認都不敢認。這回搬家回京,不曉得要扔掉多少,你說祖父知道了心里怎么想?”

    庶子女就二十七個,這還是不完全統計,加上嫡出的,可就得三十好幾了。安國府兄弟幾個子嗣都相對單薄,就這二房,卻好像似拼了命在生一樣。

    楚丹陽也為這個數字感到不可思議,沉吟良久,嘆道:“重陽妹妹,也是個可憐人。”將心比心,自己家要是有二十幾個庶出姊妹,那日子可真是沒法過了!難怪楚重陽要早早跟著老太太回京。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下載
日本人妖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