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h35xl"></ins><ins id="h35xl"></ins>
<ins id="h35xl"><del id="h35xl"><progress id="h35xl"></progress></del></ins>
<ins id="h35xl"></ins><address id="h35xl"><del id="h35xl"></del></address>
<th id="h35xl"><i id="h35xl"></i></th>
<ins id="h35xl"><i id="h35xl"><progress id="h35xl"></progress></i></ins>
<ins id="h35xl"></ins>

筆趣閣

下載
字:
關燈 護眼
筆趣閣 > 貴女高門 > 第 51 章

第 51 章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楚素陽搬到了靜水堂,楚陽娿以為這就是一件大事了。誰知道第二天天還沒有亮,疏密閣那邊就亂了套。

    楚重陽有四個哥哥一個弟弟,其中兩個哥哥是一對雙胞胎,昨天晚上死了。

    這可是比昨天那些紛爭,要嚴重得多。

    就是老太太,也猛地變了臉色。

    “咱們家如今,到底是怎么回事兒!”就跟什么瘟神進了府一樣,就沒有一天安生日子。可是怨完,事情還是得料理。

    “讓官姐兒跟素姐兒自己吃飯,吃了飯別到處跑,就在屋子里面呆著那兒不準去,你看好她們。”

    瓊嬤嬤應道:“知道了老太太,您快些去吧,這邊兒您就別擔心了。兩個姑娘都是懂事的。”

    錢氏喝了一碗參湯,才由丫鬟扶著出了靜水堂。

    楚懷陽和楚凌陽今年十歲,從徐州回來沒幾天就死了,牟氏哭天搶地地說自己的兒子被害死,要找人償命。那邊鬧的都快翻天了。

    楚陽娿穿了衣裳從房里一出來,瓊嬤嬤就告訴她說:“老太太了話,今兒所有人都不必去學堂了,都在自己屋子里,今天家里有事呢,姐兒就在屋里畫畫吧。”

    “嬤嬤你去忙吧,我這兒有丁嬤嬤和清水清霧呢。”

    家里人心惶惶的,瓊嬤嬤也話少了,吩咐了人去上早膳,又去看受傷了的楚素陽。

    楚陽娿把清霜叫來,吩咐道:“去瞧瞧怎么回事兒,回來跟我說。”

    清霜點了點頭,默默出去了。

    楚陽娿在小間里吃了飯,就去了小書房。她耳朵里偷嗡嗡嗡地響,也不知道為什么,心里煩躁的很。

    過了一會門被推開了,她以為是清霜回來跟她報告消息了,回頭一看,卻是楚天陽。

    楚天陽端了一盒香瓜進來,問:“妹妹怎么一個人在呆?”

    “什么都不想干,只好呆了。”

    “那就吃香瓜吧,我就得了這一份兒,立刻過來給妹妹嘗鮮了。”

    春節過完才沒有多久,這時候桃樹連花都還沒開呢,他這就有香瓜吃了。不用想,一定是大老遠從南方運上來的。這個時代交通不達,從南到北跑一趟,順利的話要走一個月,不順利兩三個月也平常。一個香瓜運上來的價錢有多貴先不說,很多時候是有錢也買不到。只有楚家這樣有自己車隊,在南方又有直屬地的家族,才會方便一些,但就是這樣,像這時候的香瓜,運到京城來也分不到楚陽娿手里。

    家里能得的,除了老爺子老太太之外,就只有楚天陽一個人有那個份例。楚陽娿在老太太處,老太太有什么她也能得一些,但老太太最喜歡楚天陽,有時候下邊送來都得東西本就少的話,她自己就不要了,直接讓送到楚天陽那里。所以說,楚天陽這時候端著一盒子香瓜來,絕對是真心來獻寶了。

    可惜最嘴饞的楚陽娿,今天卻沒有什么胃口。

    她等楚天陽在椅子上坐下,說:“二伯家里出事了,也不曉得怎么回事。你說六哥哥和七哥哥怎么突然就……”

    “那是大人的事,妹妹你就不要操心了。”

    “可是你不覺得我們家好危險么?”楚陽娿道:“去年我就差點回不來了,這才過了多久。”

    楚天陽臉色終于變了變,繼而認真地說:“妹妹不會有事的,只要你聽哥哥的話,哥哥保證,不會再有任何人傷害你。”

    “你?”楚陽娿看著面前這個口氣不小的小學生,忍俊不禁。她倒是忘了自己現在的面貌,也是個小學生。

    楚天陽待了沒一會,楚琴陽就跑來找他了,她一進來就整個賴在楚天陽身上,待看到桌上放的香瓜,馬上不滿地吵鬧起來:“哥哥,你好偏心,我才是你親妹妹,你怎么什么都給她,根本不把我跟姐姐放在眼里。”

    楚天陽頭疼地揉額頭:“你跟姐姐怎么沒有?不是早就在我那兒掃蕩一圈了么?”

    “那不一樣,那是我們自己要的,跟你親手給的不一樣。”楚琴陽不依不饒,楚陽娿適時地保持沉默。她知道自己這時候說什么楚琴陽都不高興,兄控真可怕。

    楚天陽被她鬧得受不了,只好跟楚陽娿告別,拉著妹妹走了。

    楚陽娿捻起一塊香瓜,優哉游哉你啃起來。

    老太太一直沒有回來,楚陽娿在小書房待了一天,畫畫練字,字寫煩了還一個人研究其棋譜來。

    等到晚上,清霜才回來細細跟她說雙胞胎的事。

    “六少爺跟七少爺是大半夜的跑花園里去玩兒,從假山上掉下去了。就是十四姑娘曾經掉過的那個地方。”清霜聲音壓的低低地,說:“大夫說六少爺跟七少爺不是當場淹死的,是掙扎了好長時間,最后才溺斃的。”

    “這怎么可能。”楚陽娿道:“他們身邊的人呢?大半夜跑出去也沒人找?”

    “伺候他們的人在茅房里呢,今天早上才現。她們被人剝/光了衣裳捆在茅房里,所以根本就沒有人現六少爺跟七少爺跑出去玩了。”

    至于什么人那么膽大包天,敢把家里的丫鬟剝光了捆起來?根據丫鬟們自己招供,綁了她們的就是六少爺楚懷陽跟七少爺楚凌陽他們自己。

    這對雙胞胎自來膽子大,他們回了京城,剛進安國府就準備要去‘探險’,又不想被人跟著,便把伺候他們的嬤嬤丫鬟全部綁起來剝光了捆在茅房里。他們自己就快快樂樂夜間探險去了。這事兒他們在徐州時常干,經常乘人不備偷偷溜出去,嚇得家里人兵荒馬亂到處找。他們一丟,伺候他們的人就得挨罰,于是下次越跟得緊。越跟得緊他們就越是煩人跟,所以每當想跑出去玩兒了,就把身邊的人綁起來或者直接打傷扔在什么地方。

    昨天晚上,他們不過是故技重施,誰知道這一回就在自己家里丟了小命,再回不來了呢?而且昨天晚上因為蕭氏毒打楚素陽,所有人都在那邊瞧熱鬧,根本沒有人注意到他們兩個。他們就是求救,也沒人聽見。

    牟氏不相信這是意外,哭鬧著要找出兇手,可是怎么找?事情明白著是楚懷陽跟楚凌陽自己作死。

    二房鬧了一天,沒鬧出個名堂,最后打殺了幾個下人,就算是把這事兒了了。

    楚陽娿聽完十分無語,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這兄弟倆,熊起來跟楚重陽真是不相上下,直接把自己都給熊死了。

    楚陽娿以為,既然此時有了定論,那么接下來就要給這兄弟兩人辦喪事了。

    誰知第二天,牟氏又鬧了起來。

    原來楚懷陽跟楚凌陽還沒有成人,按規矩,是不能入祖墳的,不僅不能入祖墳,連棺材都不能有。

    老太太前一天看著仵作驗尸又審問下人,連著忙了一天一夜,好不容易回來剛躺下,牟氏就跑來跪在靜水堂外開始哭求。

    “老太太,求您慈悲吧,懷兒和凌兒死得好慘呀,要再讓他們軟喪光著身子下葬,您于心何忍呀。求老太太開恩,賜他們一副棺木吧。”

    老太太哪里還睡得著,可她實在不想再搭理牟氏了。瓊嬤嬤聽不過去,開了門對牟氏道:“二太太,您快起來吧,出了這樣的事兒老太太也正傷心呢。可喪這事兒老太太真做不了主哇。六少哥兒跟七哥兒才十一二歲,一未成家二未立業,不得寶喪呀。”

    楚陽娿悄悄問丁嬤嬤:“什么是軟喪什么是寶喪?”

    “軟喪就是不能入棺直接下葬,寶喪就是睡在棺槨里面下葬。”這規矩普天下都一樣,早夭的孩子是為不孝,要被埋在大路邊兒上千人踏萬人踩呢。“這個二太太也太不像話了,老祖宗的規矩哪里敢不從?早夭的孩子入棺不吉利,弄不好整個家族都要被連累呢。”

    這個時代封建迷信還比較嚴重,楚陽娿頭一回聽見這種事,很是震驚。

    外頭牟氏見有人理她,哭聲更大了。

    “老太太,求您開開恩,可憐可憐懷兒跟凌兒吧。二爺雖不是您親生,我的懷兒跟凌兒也不是您的嫡親孫子。可他們到底都姓楚呀。求您想想,若換在天哥兒身上……”

    “呸你個酸臭嘴,怎么說話的!”

    牟氏話還沒說完,老太太已經打翻了茶杯子。“天哥兒好好的,你咒他作甚?若不是看在你白人送黑人的面兒上,今日我定要讓老二休了你!”

    老太太被氣得頭腦昏,“你這個蠢婦啊,自你嫁進門來,為楚家開枝散葉原也是有功有勞的。可瞧瞧你的那些孩子,光會生不會養,個個教得像什么樣子?如今出了那么大的事兒怪得了誰?自己沒規沒距出了事,還讓旁人替他們抵命。那幾個下人多冤枉,昨日你要杖斃了她們,我瞧著你可憐,也沒說什么。可如今呢?孩子早夭,那就沒有寶喪的理,你若是覺著我辦事不妥當,待老爺回來,你自求他去。若他了話,我這頭什么都好辦,你去。”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下載
日本人妖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