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h35xl"></ins><ins id="h35xl"></ins>
<ins id="h35xl"><del id="h35xl"><progress id="h35xl"></progress></del></ins>
<ins id="h35xl"></ins><address id="h35xl"><del id="h35xl"></del></address>
<th id="h35xl"><i id="h35xl"></i></th>
<ins id="h35xl"><i id="h35xl"><progress id="h35xl"></progress></i></ins>
<ins id="h35xl"></ins>

筆趣閣

下載
字:
關燈 護眼
筆趣閣 > 貴女高門 > 第 72 章

第 72 章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悅世軒被燒成了灰燼,作為東苑的主要院落之一,它的占地面積很是不小。

    火災燒了悅世軒,旁邊兩個院落受到的波及雖然不大,但還是能看到遭受過火災的痕跡。管家覺得這不吉利,跟老爺子提了建議,于是旁邊兩個院子也被拆了一部分,準備和悅世軒一起重建。

    王氏被禁足,楚垣早出晚歸時常不著家,如今大房無人管事,一應事宜全部落在了管家肩膀上。楚琴陽沒有了住處,又不敢再待在王氏院子,最后干脆被二管家做主求了老爺子,將她搬到了靜水堂跟楚素陽作伴。

    兩個都是遭受過家暴的女孩子,本以為她們會因為同病相憐相互之間有話說。

    誰知道這兩個人明明離得那么近,卻一個不搭理一個。

    楚素陽在楚家是個極為特殊的存在,她在外名聲響亮,在內卻從來低調。

    但是,這并不代表她就雙耳不聞窗外事,相反,很多事她從來不說,但心里清楚的很。

    現在,安國府除了幾個管事的之外,所有人都不知道大房到底出了什么事。他們頂多想到是楚天陽闖了什么禍,所以才惹了王氏暴怒。就算后來王氏要燒楚琴陽,但大家也覺得只是了瘋。沒有人將她跟楚天陽聯系在一起,畢竟,那種事從來都是出正常人思想范圍的。

    然而這些人里面并不包括楚素陽,從頭到尾,她對大房生的事都一清二楚。

    她給自己的定義的是個旁觀者,就算早就知道這件事爆出來,要是處理不當,會對整個楚家造成很大影響。只是她覺得無論如何都無所謂,那不是她自己能夠左右的事。

    對于楚琴陽,楚陽娿是同情的,楚琴陽才十四歲,放在現代,頂多是個初中生,生了這種事,她覺得她也是受害者。

    然而楚素陽不這么想,她十分瞧不起楚琴陽的愚蠢。

    她甚至很長時間不能想明白,一個人為什么能愚蠢到這種地步。最后,她只能將此定義為有人天生沒有腦子。對于太過愚蠢的人,她是不愿意交流的,因為聰明人你能夠找到她做事的規律,而蠢人,是沒有人能夠料到他們什么時候能做出什么事情的。為了不被莫名其妙地波及,還是遠離蠢人比較好。

    于是,兩人雖然都被安排在了靜水堂,住的地方,甚至面對面中間只隔了一個小花園。可兩人就跟以前一樣。一個自我囚禁,一個不予理睬。

    楚陽娿還去看過他們,不過楚琴陽這段時間受到的影響太大,早就沒有了以前的驕傲自信。現在的她看誰都低著頭,稍微聲音大一點,就戰戰兢兢開始抖。

    她被王氏打怕了,有很嚴重的心里陰影,楚陽娿甚至不敢靠近她三步以內。

    而楚素陽,一如既往地清淡如菊,見了楚陽娿,還是那樣帶著一點羞怯,不愛說話。粗嚴格問什么,她就說什么,所有的答案,都恰到好處。

    “悅世軒修好怕要等到明年了,最近家里生的事情太多,氣氛也太壓抑了。不如等過一段時間,找個機會辦個賞花會詩會還是什么的,好讓大家熱鬧一下,這家里都不像個家,跟集中營沒有什么兩樣了。”從靜水堂出來,楚陽娿忍不住嘟囔。

    丁嬤嬤思量半晌,追問:“姐兒,集中穎是什么地方?”

    “……”楚陽娿想了想:“就是監牢的意思。”

    “姑娘到底是有學問的人,這名字起得可真……怪。”丁嬤嬤頓了頓,說:“不過……英國府派人來報喜,說是大姑娘有了,想來大太太必得帶著姐兒去的。因此辦詩會的話,最近怕是辦不了。”

    是了,楚陽娿差點把這件事給忘了。楚丹陽有了身孕,作為妹妹,她應該有所表示才對。她得打聽楚燕陽她們送什么,免得自己到時候送重了。不過不管是送香囊還是手絹這些東西,都得自己做才算心意,她得先畫個花樣子出來。因此楚陽娿又不得不暫時放下辦詩會的想法,著手準備給楚丹陽送禮物。

    王氏雖被老爺子禁了足,但英國府報了喜,還是需要她出門應酬的。所以沒過多久,王氏便被放了出來,開始準備去英國府看望女兒。

    在一個風和日麗的好日子,王氏帶著楚陽娿,楚燕陽,楚佩陽,王心怡,錢昔靈幾個,浩浩蕩蕩去了英國府。

    王氏被禁足之后,不用見楚琴陽,休養了一段時間總算從瘋魔狀態走了出來。她胸中提著一口氣,越是這樣處境艱難,越是不能破罐子破摔讓某些人撿了便宜。在自己的堅持和嬤嬤的悉心調養之下,氣色居然好了許多。

    到了英國府時,眾人問起安國府大火一事,她也能應對如常,絲毫沒有被看出端倪。

    楚陽娿暗嘆,古代女人的恢復力,或者說粉飾太平的能力,果然很強。

    英國府長孫媳有孕,前來賀喜之人不少,不過大都是單獨前來,只有楚家,因是楚丹陽的娘家,王氏便帶著女孩子們一起上門了。

    貴婦人們看望了楚丹陽,分享一些懷孕經驗之后,便坐在一起閑談。

    女人們的閑談,自然少不了婆媳關系與兒女親事這兩樣。

    那些家中有兒子的太太們,一看見年紀差不多的女孩子,就會留心,瞧見楚陽娿,更是免不了幾分眼熱。

    某位性格直爽的夫人將楚燕陽等人打量了一遍,最后目光停在楚陽娿身上,才笑著打趣王氏。“瞧瞧你,可真是好福氣,身邊帶著這么些如花似玉的女孩子,可真是羨煞旁人。如今你家大姑娘已經開花結果了,接下來,你準備嫁哪個?”

    王氏笑了笑:“這些個小東西,平日里雖一個比一個煩人,可要說把人給出去吧,可又舍不得。再說,我不過是她們的伯娘,她們的事,到底還要父母做主才算數。”

    “哎喲,姐姐您可別這么說,這些個丫頭呀,讓你做了主才算福氣呢。”

    女人們又是哈哈一陣大笑。

    過了一會,終于有人忍不住拉了楚陽娿的手,說:“這是你家四房的姑娘吧?小名是叫官官的?”

    “沒錯,是叫官官呢。”王氏笑著看向楚陽娿,眼里突然一虛,很快把頭轉了過去。

    她知道就算自己再能裝的若無其事,能在其他人面前端著往日的架子,可在楚陽娿跟前,她是徹底抬不起頭來了。

    楚天陽跟楚琴陽的事,楚陽娿清清楚楚。她雖然什么都沒有說,可王氏無法確定,在她的心里,該是怎么看待自己。這種羞恥感,然她恨不得永遠都不要看到她。

    她臉色轉的太快,沒有人特別在意,只接著問:“十幾歲了?十一歲吧?哎喲,快成大姑娘了。”

    楚陽娿報以羞澀笑容,扭扭捏捏地站在那里不說話。

    那夫人捏了捏她的臉,說:“瞧你,聽我們這些大人說話,肯定無聊了吧,快去自己玩去。”

    “謝謝夫人。”楚陽娿福了福身,拉著王心怡的手去找楚丹陽。

    等她們一走,夫人們才開始跟王氏打聽:“聽說你們家,對這丫頭寵愛得很,我呀,看著這孩子也喜歡的緊,這心里一動,就生出些別樣心思來。不曉得你家有沒有主意,準備給這丫頭尋個什么樣的人家。”

    這種事,本應該詢問楚陽娿的嫡母,不過四房情況特殊,楚陽娿生母不在,繼母又了瘋。別人想要打探,自然就只能找王氏這個管家的大伯娘了。

    不過顯然,王氏對楚域的要求也不清楚,好在不清楚也沒有關系,因為這事問了也是白問。王氏泯了口茶,笑笑說:“這可就對不住了,我家官兒的事由不得我做主,她祖父跟她父親早就親自相看,為她把人家定下了。”

    “哦?此事當真?”

    “自然是真的。”王氏說:“說的不是別家,正是文山云家,如今沒有正式過禮,兩家卻早已交換了生辰八字。只因官姐兒年紀小,怎么也要等過了年,到個十二歲才正式定親呢,所以還沒有對外說起過。”

    “云家?原來如此啊!”

    女人們自然紛紛感嘆。

    王氏放下茶杯,說:“我去瞧瞧丹陽,各位姐姐妹妹你們先聊著。”

    “去吧去吧,你們母女是該說會私房話。”

    王氏這才站起來,往楚丹陽屋里那邊走去。

    她一走,就有人癟嘴嗤笑:“一個小丫頭而已,瞧瞧某些人,這就眼巴巴地上趕著打聽,結果人家早就定了人家,可不就被打臉了吧?”

    說話的女人是金家太太,三十來說年紀,生著一張巴掌大的小臉兒,皮膚潤白無暇,尖下巴,杏仁眼,櫻桃小嘴一笑還露個小酒窩,生的很是美貌,可惜說出來的話就不怎么中聽了。

    “喲,人家姑娘生得好,我瞧著就是喜歡,打聽打聽有什么要緊?不像某些人,陰陽怪氣的,連個人話都不會說,不曉得什么毛病。”這是剛才跟王氏打聽楚陽娿親事的夫人,夫家姓朱,丈夫是當朝三品大員。

    這位朱家太太跟這位金家太太一向不對頭,至于原因么,是因為金太太現在的丈夫,是朱太太的前姐夫。他姐姐去世之后,金大人便娶了現在的太太,不過據說原本金家有意迎娶先金夫人的妹妹作填房,最后卻不曉得為何事情不了了之。這才娶了現在的夫人。不過自此,兩家就不怎么和氣了,尤其是朱太太跟金太太,只要見面,絕對會不論大事小事地掐。

    今天朱太太打聽楚陽娿的親事,被王氏直截了當地擋了回來,金家太太就忍不住樂,這才故意譏諷幾句。

    不過很快有人提醒她了:“自己吵嘴是自己吵嘴,說話呀,還是要過過腦子。人家那小姑娘家家的,的確沒有什么大不了。可再大不了,卻也不是某些人踮著腳能娶進門的。不過你也不對、”女人說著又轉頭,去提醒朱太太道:“明知道現在這位心里不痛快,你還提四房的丫頭,這不是存心找不自在么?”

    “哎?這話是怎么說的?”朱太太追問。

    那貴婦人用手絹半捂著嘴巴,輕聲說:“難不成你還不知道?說起安國府大火,可不光燒了一座院子一幢房子。傳聞那之后世子唯一的嫡子就失蹤了,安國府還找了好些日子呢。說是失蹤了,可誰會相信?莫不是早早就被燒成灰燼了。”

    “我的天呀!還有這回事?”

    “可不是。”女人得意地扭了扭肩膀,說:“長房無嫡子,上頭可有借口攪合了,恐怕連安國公自己,也得慎重考慮。如此一來,最有可能承爵的,就是同樣嫡出的老四了。所以說你眼光好,一眼就瞧上了四房老爺的掌上明珠,只可惜,只能是癡心妄想罷了。”

    “我可沒有想那么多。”朱太太說:“我就瞅著那丫頭生的俊,你又不是沒瞧見,那眼睛鼻子小嘴巴,可實在是招人疼……”

    “自然招人疼,若四房當真承了爵,那就是就未來安國府世子爺的嫡長女,到時候,屋里那位可就沒用了……”

    屋里那位,說的是剛傳出懷了身孕的楚丹陽。

    他們說話,金太太也停在耳朵里,她不服氣地分辨:“你說得好沒道理,難道人家大房就再生不出兒子了?哼,天下哪有那么好撿的便宜!”

    “生兒子倒是能生,可生的鑰匙嫡子才管用。你們瞧瞧咱們的世子夫人那模樣,可像是能夠老蚌生珠的?”

    “噗,你這人也太壞了,這么這也拿出來說。”朱夫人忍俊不禁。

    金太太依舊嗤之以鼻:“大房是不像能生出嫡子的,可難不成四房就能生出嫡子了?聽說那位可瘋了好幾年了,不曉得你們口中那位楚家四爺下不下的去口。”

    “再下不去口,捏著鼻子也就好了,只要能種出莊家,哪怕瘦點兒也是好田。只怕是塊死地,無論怎么施肥下種都出不了莊稼,那才叫可憐。最可怕的是這塊死地還甩不掉。”

    “哈哈……”女人們捧腹大笑。

    王氏去了楚丹陽的屋子,把纏著姐姐問東問西的楚陽娿幾人打出去玩了,才好不容易才得著機會與女兒獨處。她一心朝著女兒吐苦水,根本沒有想到外面的人正在拿她取笑。也更加想不到,這別人只是在私底下拿來八卦的猜測,在安國府內,已經有人開始付諸行動了。

    牟氏覺得這簡直就是上天注定的,自楚天陽失蹤那一刻,她就動了心思。只是那時候到底事情才生,家里還燒了房子,她就算再心動,卻也沒敢那時候就拿出來說。只是心里一邊計劃,一邊求佛主保佑楚天陽千萬可別被找到。

    她等著風頭過去,終于才先偷偷摸摸地,把自己的想法跟丈夫楚圻說了。

    所以說不是一家人就不進一家門,恰好楚圻心動的比她還早一點。

    只是,在這統一目標的大前提下,兩人有了一個關于細節上的分歧。

    這分歧就是:庶長子。

    “現如今天陽失蹤了,卻還有可能再被找回來了,若因此老爺子臨時改了主意,那咱們不是竹籃打水一場空?無嫡立長是祖宗傳下來的規矩。要說我們膝下,最年長得可是明陽。”

    “放你娘的狗臭屁!”牟氏破口大罵:“人家大房就是再不濟,要過繼兒子也知道選個嫡子。你那不知道哪個山洞里鉆出來的外室子,還妄想過繼到長房承爵?做你的春秋大夢去吧!”

    “話可不能這么說!”楚圻吹胡子瞪眼:“明陽可是記在你的名下,可也算是嫡出的。”

    “算是嫡出算是嫡出,你也知道那是算的嫡出,不是真的嫡出!”牟氏冷笑:“你當天下人都是傻子不成?想讓那狐貍精生的賤/種搶我兒子的爵位,想都不要想!”

    嫡出的大房和四房都生不出兒子,而自己有那么多兒子,牟氏覺得,這就是上天給她的補償,她才不會放手。

    想當初,她還在家里當姑娘,聽說安國府二公子為了迎娶自己,顧不得嫡母的安排,頂撞了長輩,也要娶自己過門。那時候她滿心幻想,以為話本里才子佳人的故事成真了,自己便是那尋得如意郎君,羨煞世人的福氣佳人。

    那些日子,她的確也引來不少姐妹的羨慕,她們的夫君或許身份高貴或許是嫡出,可楚圻的身份更高,雖不是嫡出,卻是安國府二公子。更為重要的是,他對自己一往情深。

    然而誰也沒有想到,等她歡天喜地過了門,正要跟丈夫相親相愛攜手一起打倒惡毒嫡母的時候,他們就被打包送回去徐州老家。

    這也沒有什么,不就是過日子么,徐州就算比不上京城,但她的地位也比娘家所有姐妹高得多。

    她已經淡然地接受了這個現實,跟著夫君到了徐州,熟料新婚的柔情蜜意不久,她就現丈夫心猿意馬開始另覓佳人了。原來丈夫并不是對自己一往情深,不過是為了跟嫡母作對,才硬要娶自己過門的。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下載
日本人妖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