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h35xl"></ins><ins id="h35xl"></ins>
<ins id="h35xl"><del id="h35xl"><progress id="h35xl"></progress></del></ins>
<ins id="h35xl"></ins><address id="h35xl"><del id="h35xl"></del></address>
<th id="h35xl"><i id="h35xl"></i></th>
<ins id="h35xl"><i id="h35xl"><progress id="h35xl"></progress></i></ins>
<ins id="h35xl"></ins>

筆趣閣

下載
字:
關燈 護眼
筆趣閣 > 貴女高門 > 第 84 章

第 84 章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楚陽娿口干舌燥地從睡夢里醒來,現外面天色隱隱快亮了,她也懶得叫人,自己光著腳下床,隨手抓起桌上剩下的陳茶水一口灌下去,透心涼。

    那水放了一晚上,冰的跟什么一樣,楚陽娿喝完打了個寒顫,但終于不那么口渴了。

    她回床/上用被子裹著,等待這一股涼氣消散。誰知過了一會,身上不涼了,嘴巴里卻還那么涼。不,不是涼,是痛,牙齦被冰的隱隱作痛。

    這痛感好似被隱藏了很久,此時被一杯涼茶挑起來,就痛得沒完沒了了。

    楚陽娿在床上翻來覆去忍了一會,實在疼得受不了。

    她穿上衣服出去找鏡子,準備看看牙齒究竟怎么回事兒。

    清風聽見動靜,推門進來,問:“姑娘醒了?這會還早呢,怎么不多睡一會?”

    “我牙疼。”楚陽娿兩只手,感覺捂左邊也不是,捂右邊也不是。她疼的那地方,就在門牙處。

    “來給我瞧瞧,該不是上火了吧?”

    “不是上火,我換牙。”

    “姑娘的牙早就換完了。”

    “沒換完,還有一顆沒換。”

    楚陽娿七歲開始換牙,十歲之后牙齒就再沒有掉過了。但是所有的牙齒她都收著,數來數去,的確是還有一顆沒換。不過清風她們總說換完了,她數著少了一顆牙,是因為她弄丟了。

    楚陽娿說自己沒有弄丟,她們嘴上說相信,實際上心里根本不相信。甚至每到這個時候,還會念叨她,因為她們覺得她對待換下來的牙齒的方式不對。每次她牙一開始痛,她們就開始念叨。比如現在,清風一聽她說牙疼,就又開始了:“我娘說過,換下來的牙齒,要放對地方。上牙藏在門角后面,下牙扔到房頂上,這樣新牙才能長得快,長得好。姑娘把換下來的牙齒收在盒子里,牙神娘娘沒找著,可不得時時提醒你,讓你把牙齒交出去。”

    楚陽娿癟嘴:“哪兒來的牙神娘娘,嬤嬤嘮叨也就是了,你也要跟著嘮叨。”

    “我說的可都是真話,姑娘不要不相信。我小時候常聽我娘說的。”清風是家生子,父母在楚家莊子上當差,不過她母親很早就過世了。

    “嗯嗯嗯,你說的對。”楚陽娿知道她們對這種事很在意,也不再狡辯,反正她把牙齒收好不給扔就是了。

    清水跟清霧端了水來,楚陽娿洗了臉,又讓清風幫著梳了頭。

    時間還早,楚陽娿跑到院子里,父親和弟弟果然拳還沒有練完。

    楚陽娿挽起袖子,也跟著比劃,楚域看他一眼,沒說什么。楚熠陽卻開始瞪她:“這套拳動作太大,用力也太猛,根本不適合你。你想活動活動手腳,就練我給你找來的那個,別跟著我們摻和。”

    “你說的那個扭扭捏捏根本不是拳法,是在踢毽子。”

    “所以才適合你。”楚熠陽收了拳,小廝立刻奉上干凈汗巾讓他擦臉。

    楚域從來不說楚陽娿,看見女兒被兒子教訓,還幫她轉移視線。他打斷兒子的話,說:“該用飯了,先回去洗臉。”

    楚陽娿得意地看了楚熠陽一眼,然后跟著父親往回走。楚熠陽十分無奈,只好把剛才的事放到一邊不再說她。

    楚家的早飯比較簡單,清粥小菜,再備上幾樣點心,有楚陽娿在,才另加一些水果。

    楚域跟楚熠陽吃飯時都不說話,楚陽娿今天牙疼,吃什么東西都不得勁兒。

    楚熠陽現她吃的愁眉苦臉,停下了手中的動作。

    楚域也放下筷子,問她:“是不和胃口,還是哪里不舒服?”

    “沒有,我就是牙……”

    楚陽娿正在說話,不小心磕到了牙齒,咯嘣一聲,她話說了一半,突然就感覺嘴里咸咸的,還多了一個硬硬的東西。

    楚域看到女兒說話說著說著就吐了血,嚇得跳起來,大叫一聲:“來人。”

    楚熠陽也一個健步撲過來,以為楚陽娿要倒下去,結果楚陽娿一邊流著生理淚水,一邊長嘴一吐,吐出一個白晃晃的小牙齒。

    這時候嬤嬤丫鬟,連林生都帶人沖了進來。看到楚陽娿和她手心里的小牙齒,一時間都反應不過來。

    “快去請大夫,官兒中毒了。”

    “沒……”楚陽娿趕緊把父親拉住:“我就是掉了顆牙。”

    “……”

    “你的牙齒早換過了。”半晌之后,男人才皺著眉說。

    楚陽娿無語凝噎,她的牙真的還沒有換完。

    “有一顆,一顆沒換,現在掉了。”

    楚陽娿說完,立刻想到一個不得了的問題,一般小孩換牙齒都是四歲到九歲,頂多十歲也就換完了。現在自己年紀一大把,才掉了最后一顆牙齒,這要是新牙長不出來可怎么辦?這時代沒有牙科,她不得當一輩子的豁牙?

    楚熠陽也不相信她這時候還在換牙,他將信將疑地掰開她的嘴卡了看,果然上門牙掉了一顆。

    看完之后,終于現自己大驚小怪了,少年揮揮手,讓下人們都出去。

    之后他才冷臉回到位子上,問:“上門牙,不是應該最早換掉么?”

    “我也不知道,我的上門牙就是有一顆沒有換。”楚陽娿擔心不已:“我這顆牙要是長不呼(出)來怎么辦?”

    “會長出來的,下面有牙頂著它才會掉。”

    楚域明白女兒不是吐血,終于松了口氣。吩咐丫鬟端熱水來給她漱口洗手。之后叮囑道:“不要再喝冷水吃冷的東西,太燙的也不要,硬東西也暫時別吃吧,門牙長歪就難看了。”

    楚陽娿含淚點頭。

    以前換牙的時候,家里的女孩子差不都都在換牙,那時候大家彼此彼此,也沒覺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然而現在,除了幾個小不點還沒有開始換牙之外,所有人都換完了,就自己掉了最后一顆,說話要漏風不曉得漏多長時間,想到都很糾結。

    這場小風波一過,父子三人又繼續吃飯。

    楚陽娿剛才雖然牙疼,但還是很想吃,這會卻不曉得怎么回事,突然一點胃口都沒有了。

    她拿勺子攪著米粥,拖拖拉拉一口都不想喝。

    吃完早飯,父親去衙門,弟弟要去上學,楚陽娿什么都不想干,回了屋子趟在小塌上大喘氣。

    “是不是要下雨了,感覺又悶又熱。”

    丁嬤嬤看看天,晴空萬里,一點都不想要下雨的樣子。

    “姑娘覺得熱?我那扇子給扇扇。”

    楚陽娿被嬤嬤用扇子一扇,又覺得冷,趕緊讓她別扇了。嬤嬤一不扇扇子,楚陽娿就不光覺得冷了,她翻來覆去,覺得哪兒哪兒都不舒服。在小塌上翻來覆去滾了一會,她很是糾結地現:肚子又開始疼了。

    今天到底哪里不對,怎么這么能折騰?

    楚陽娿氣呼呼地躺在小塌上,心情上下起伏,她覺得自己脾氣也跟著要控制不住了。

    瓊嬤嬤進來,看見她在小塌上乖乖躺著,以為跟以前一樣在瞪著屋頂呆呢。

    把清風打出去,她才跟楚陽娿說:“姑娘,何家姑娘的事兒打聽清楚了。”

    “哦?”楚陽娿終于來了興致,拿個枕頭墊著坐起來,問:“她真的跟云起定過親?”

    “定親?美得她!”瓊嬤嬤可是見慣那些癡心妄想喜歡高攀的人的。她呸了何銘書一口,說:“云家跟何家還有許家的情況你也知道,三家離得近,也不曉得什么原因,世世代代都是姻親。因這一遭,那云家小郎們還是個人芽芽兒呢,就被這些人給盯上了,儼然當成了自家所有物。

    云家七郎小時候,失蹤過幾年,等被找回來時,兩家年紀合適的女孩,也早就跟云家其他人痛過氣兒了定下人了,最后算來算去,也就只有個何家姑娘比較合適。于是和一來二去的,何家竟自顧自地把云七郎當成了自家女婿,一直對外宣稱自家女兒是外來的云夫人。害得老太太跑上門去鬧了一通,這才收斂了些。

    不過云七郎身份特殊,雖不是長子,卻是要繼承云家家業的。放著這么一個大寶貝,誰舍得放手?何家一直不死心,一心等著云七郎長大成人好定親。只可惜云家沒那個意思,老爺子早就跟咱們爺說好了,就等著回了京城好與姑娘定親呢。不過之后老太太過世,姑娘要守孝,云家也是個講忠義的,竟一等就是三年。這不,等姑娘守完了孝,此事才又重新被提起。這里頭,自始至終,就沒有他何家什么事兒。那何銘書在老家丟了丑,呆不下去了,這才跟著來了京城。誰知她尤不死心,竟還想著找姑娘麻煩,可真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膽。”

    楚陽娿總算是把時間給對上了,原來六年前傳說爹爹要給自己定親,說的就是云家。難怪那時候何銘書急急忙忙找人打聽自己的事,原來她那是著急了。

    “既然如此,暫時就別管她了,要是下回她再敢到我面前來,我一定要呸她一臉,哼哼。”楚陽娿知道自己要是跟云起在一起,遇到的情敵一定會很多。但既然是情敵么,就不必對對方溫柔了。

    楚陽娿了了一樁心事,心情好了很多。剛才沒有吃好,這時候又覺得餓了。她坐起來,準備叫丁嬤嬤給她弄些點心來。誰知道剛一坐起來,就感覺一股熱流從下/身涌了出來。

    不會吧!

    難道我是尿褲子了?

    楚陽娿心驚膽戰地,為自己的身體感到擔憂。自己今天到底是怎么了,又掉牙齒,又肚子疼又尿褲子,難道真是中了不知道什么毒藥?

    可尿褲子這種事太讓人羞恥了,楚陽娿沒好意思表現出來,自己白著臉往茅房跑。等她戰戰兢兢脫了褲子,現上面黑黑紅紅一團臟東西。

    是血呀!

    楚陽娿愣了一會,才算是松了一口氣。

    自己都十四歲了,的確該來例假了,她都把這事兒給忘的差不多了。

    只是,松完氣她又開始糾結,這是來例假了沒錯,可……這沒有衛生巾呀!

    “嬤嬤,快來。”楚陽娿蹲了一會,終究沒法穿著臟褲子出去。

    嬤嬤進來一問生了什么事兒,楚陽娿扭扭捏捏說了,她卻高興不已:“姐兒這是來月事了,哎喲王母娘娘保佑,咱們姑娘長大了。”

    丁嬤嬤高興的不得了,連忙吩咐丫鬟去準備熱水,又拿了塊干凈棉布來給她墊上。

    回去之后,又是洗澡又是換褲子,等清風拿著一條塞著棉花用來綁在下/身奇怪物件,她已經被折騰的沒脾氣了。

    嘴巴里漏風,還有點癢,她總是忍不住想舔一舔,又怕舔了之后新出的牙齒真的長歪。吃飯麻煩,肚子又餓,可是又很疼,簡直怎么倒霉事都一起來了。

    楚陽娿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根本找不到一個正確的姿勢。

    這個時候,月氏跟純陽還要跑來礙礙的眼。

    因為那天的事,英國夫人帶著薛舒晴親自上門來道了歉,霍家和柳家也一樣親自上門賠了不是。老爺子跟對方說了什么不清楚,但那之后,并沒有處置楚琴陽等人。

    大家本以為老爺子不管這事兒了,后來他們才現,老爺子根本不再見這些孫女了。

    楚燕陽被楚熠陽訓斥了一頓,老爺子那里雖沒有說什么,卻連女兒去請安都不再理會,月氏已經心虛了。她帶女兒來瓔珞軒,本來是給她道歉的,結果一來就看到楚陽娿缺了的牙,當時就愣了一愣。

    “官姐兒這是怎么了?是磕壞牙了嗎?”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下載
日本人妖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