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h35xl"></ins><ins id="h35xl"></ins>
<ins id="h35xl"><del id="h35xl"><progress id="h35xl"></progress></del></ins>
<ins id="h35xl"></ins><address id="h35xl"><del id="h35xl"></del></address>
<th id="h35xl"><i id="h35xl"></i></th>
<ins id="h35xl"><i id="h35xl"><progress id="h35xl"></progress></i></ins>
<ins id="h35xl"></ins>

筆趣閣

下載
字:
關燈 護眼
筆趣閣 > 貴女高門 > 第 104 章

第 104 章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八月,先帝下葬,新帝登基,遠在文山的許家父子,聽說京里又換皇帝了,換的還是肅王的死對頭六皇子,嚇得差點躲進深山老林,連門也不敢出了。

    而京城之內,一片喜氣洋洋之下,也暗藏著隱隱危機。

    新帝登基第一件事,便是查出兇手為先皇報仇。但肅王已經逃脫,那么與其相關的人,都要被捉拿歸案,一時之間,人人自危。

    好在新皇登基之后,手起刀落殺了六名與肅王來往密切的武將之后,便停了手。

    雖然成功登上帝位,但接下來收攏人心安穩朝政卻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之后不久,更是一道圣旨大赦天下,除卻十惡不赦之徒,許多囚犯被赦罪。至于普通百姓,更是降低了兩層稅收,三年之內不會恢復。初除此之外,圣旨之中還提到,要為先帝守孝,但孝期只作一年,一年之后,所有黎民勛貴,都可自行嫁娶。

    所有人都歡天喜地,直言新帝仁厚。

    云起生日也終于到了,生日前前一天,楚陽娿熬了夜,才將為他準備的生日禮物準備好。不過,雖然到了云起的生日,但是他父母早亡,上有祖父,自己膝下無子,萬沒有做壽設宴的道理。楚陽娿入鄉隨俗,親自下廚房做了一碗長壽面,送到他的手上。

    云起長了這么大,除了幼時父母俱在時吃過長壽面,后來十幾年,他的生日便再沒有人記起了。

    看到楚陽娿用心地為他準備生日禮物,有那么一瞬間,楚陽娿從他的眼中看到一點感動。

    這人一向內斂,楚陽娿鮮少在他面上看到情緒波動,這一點感動就難能可貴起來,根本沒有逃過她的眼。楚陽娿心有所感,握住他的手,說:“從今以后,每個生日,我都會陪你一起過,等到咱們七老八十了,再像那些老壽星一樣辦辦壽宴,設它三天三夜流水席。”

    云起眼波微動,靜靜凝視楚陽娿一會,輕聲說一句:“好。”

    楚陽娿一笑,高高興興松開手跑了回去,她為云起的生日準備了好幾個月,可不單單是一碗長壽面。她真正的生日禮物還沒有拿出來呢。

    看著妻子離開的方向,云起眼波溫柔似水,好半晌沒有動。等楚陽娿的背影消失了好一會,他才轉過身,藏風一來就看到主人冷厲冰寒的面孔。

    “有什么事,說。”

    藏風趕緊匯報:“主人,老鼠和耗子已經到了金州,聯合了南方兩大家族,準備伺機謀反。”

    “意料之中。”

    “主人英明。”

    藏風再無事情稟報,很快隱匿身形,悄然離去。云起站了一會,終于忍不住去搓手,手上被人觸碰之后毛骨悚然的感覺讓他十分難受,于是忍了一會沒忍住,還是步履匆匆地回去洗手了。

    云起好潔,尤其無法忍受與人肢體接觸。訓練這么久,也就堪堪能夠不被人當面看出異樣,但背過人去,他每次都恨不得將自己搓下三層皮。

    今天楚陽娿為他準備壽面,見他有所感動,更是興高采烈地抓著他的手握了好久。

    云起聞著碗中壽面的味道,忍不住想到她那一雙握住自己的手的手掌,曾經觸碰到過什么。

    黏糊糊的面粉,帶著血腥的肉塊,還有各種繁雜的佐料。配合著女人手心里傳來的屬于人類皮膚的溫熱觸感,云起幾乎當場吐出來。

    不過他還是忍了。

    楚陽娿是他選的妻子,目前為止,她各個方面走的都很好,對于這個妻子他還是很滿意的。

    但不論他怎么滿意,也還是無法避免地惡心被人接觸。

    云起回到房間,琥珀早就將熱水準備好了。他雙手浸泡在水里,高溫的熱水將他的雙手燙得通紅。這還不算,云起拿著巾布,狠狠揉搓著被楚陽娿抓過的地方,手上動作凌厲,似乎被他揉搓的不是自己的手,而是不共戴天的死敵。

    他搓著自己的手,不知道搓了多久,等那種惡心感終于減輕一些,才突然感覺到房間里還有別人。

    “誰!”

    他猛地一躍,朝屏風處擊去,不過很快,他又突然收了力,躍到另一邊落地站定。

    “官官,你怎么在這里?”云起皺眉。

    楚陽娿沒有回答他的話,卻是愣愣地盯著被他自己搓得通紅的手。

    云起現楚陽娿已經看到自己剛才的舉動了,也沒有解釋,直接吩咐她道:“沒事的話,就出去吧。”

    楚陽娿沒動,云起耐心耗盡,正要說什么,卻見楚陽娿一個跨步上前,對著他的下巴舔了一下。

    那黏糊糊的觸感惹得云起條件反射地伸手一推,將楚陽娿推得差點摔倒。

    “你什么瘋!”

    長久以來,男人一直溫文爾雅,就是不高興,也頂多雙目微沉。而現在,楚陽娿終于見到云起冷了臉,然后,就看到他就著盆里的水將自己的下巴又摳又搓,這一回,他是真的搓出了血來。

    楚陽娿氣血翻涌,表面上卻十分冷靜,她看和云起自虐一樣搓著被自己舔了一下的下巴,又想哭又想笑。

    “你覺得我惡心?”

    楚陽娿自己都沒有感覺到,這句話被她說出口了。

    她興沖沖地抱著自己畫了幾個月的巨幅肖像放到他房間里,想要偷偷溜出去好給他一個驚喜。誰知卻看到自己的丈夫急匆匆地回來搓自己的手,好像那只手不是剛剛被他妻子牽過,而是碰到什么毒藥。

    楚陽娿忍不住想,之前自己滿心甜蜜地以為跟這個人慢慢親密起來了,人家一轉頭就回來洗手洗眼,不曉得背后多么埋怨自己。要是有消毒液的話,楚陽娿敢保證,他肯定會將全身上上下下用消毒液洗一遍。

    難怪,難怪成親當天,他說一句她年紀小,就將她一個人扔在喜床上,自己打了地鋪。難怪第二天他就搬去了書房住,雖說皇帝駕崩要戴孝,但也沒有嚴厲道這種地步。

    這一切不過是借口,真正的原因,不過是他根本不想跟自己接觸,僅此而已。

    云起還在自虐,甚至氣急敗壞地喚人換水。楚陽娿愣愣站了一會,在小廝端水進來時轉身離開了。

    她需要冷靜一下。

    楚陽娿一邊走一邊回憶跟他第一次見面到現在的所有事。自己并沒有得罪過他什么,可是云起這么厭惡自己,必然是有什么她不知道的原因在內。

    楚陽娿也想到,或許云起并不是厭惡自己,不過是有潔癖而已。但這種可能性同樣讓她無法接受。因為成親對她來說并不是兩個陌生人在一起過日子,如果連一個人的觸碰都惡心到那種程度,那么還有什么可期待的呢?

    她才十五歲,難道要因為這個守一輩子活寡?她還想生孩子出來玩兒呢!

    楚陽娿想著想著,把自己都逗笑了,笑完之后,又癟著嘴巴啪嗒啪嗒掉眼淚。

    她是真的很喜歡云起。

    也許一開始對她來說,因為任何一個男人都一樣,她自己沒得選擇,所以才不得不鼓勵自己去喜歡他。但他的確是一個很容易讓人愛上的人。

    或許他對人冷淡,但楚陽娿并不是一個只喜歡聽花言巧語的人。她看人如何,一貫只看那人做了什么,而不是說了什么。

    當初云起不顧老爺子的命令,硬帶人闖進禁宮去救她,回來被老爺子用家法差點打死的時候,她真的覺得,父親給自己找的這個人,是找對了。

    只可惜,現在才現,自己遇到的不過是一個十分擅長偽裝的人。更可惜的是,這個偽裝已經被她識破了。

    楚陽娿傷心,可是傷心之后,日子還要過。

    她不是一個善于妥協的人,前世身不由己,今生好不容易身體健康,更不想要活的更加憋屈。

    楚陽娿哭的眼睛都腫了,哭完之后洗了一把冷水臉,剛才激動到不能自己的情緒已經完全被收斂。

    不管怎么樣,云起厭惡自己,這是事實,所以她不能一味地哭泣,一味地為難自己。這件事總要想辦法解決。先,洗臉換了衣服,從新將自己裝扮一番之后,楚陽娿要做的,就是去找云起,好好跟他談一談。

    這個決定做起來并不怎么艱難,但接受起來還是需要勇氣。

    楚陽娿有一個感覺,自己這沒有感情基礎,沒有經過任何考驗的第一段婚姻,很可能就要走到盡頭了。

    *

    不喜歡與人接觸的事情已經暴露了,云起也沒有必要繼續偽裝。

    看到楚陽娿再次出現的時候,云起已經恢復了之前溫柔淡然的模樣,但是再也沒有刻意任憑楚陽娿靠近,而是離她遠遠的。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下載
日本人妖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