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h35xl"></ins><ins id="h35xl"></ins>
<ins id="h35xl"><del id="h35xl"><progress id="h35xl"></progress></del></ins>
<ins id="h35xl"></ins><address id="h35xl"><del id="h35xl"></del></address>
<th id="h35xl"><i id="h35xl"></i></th>
<ins id="h35xl"><i id="h35xl"><progress id="h35xl"></progress></i></ins>
<ins id="h35xl"></ins>

筆趣閣

下載
字:
關燈 護眼
筆趣閣 > 貴女高門 > 第 151 章

第 151 章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云起順利登基,南方叛黨知曉大勢已去,加上肅王傷病而亡,連領頭人都沒有了,立刻認輸求和,變得格外老實起來。愛玩愛看就來。剩下少數有心作亂的,也知道暫時再興不起風浪,干脆也夾起尾巴做人,一時間,叛亂的南方六省比北方還平靜祥和。

    南方一旦局勢緩和,云起就能騰出手來收拾乘機作亂的粟狼人了。如今他已是皇帝,平定一小股粟狼亂賊,自然不比親自出馬。武將們眼看大事已定,只剩下這唯一的立功機會,都爭相搶奪好不熱鬧,然而云起心中早有人選,派的是跟著他一路升上來的平民出身的牛將軍,此人理論不說實戰一把好手,收拾小小粟狼人不在話下。不過兩個月,在關外徘徊不去的粟狼人,就被趕到了大漠深出,若不是糧草跟不上,說不得這一支大膽小民,就要消失在歷史的長河中了。

    而那位一向神秘的‘隱太子’居然也承認了云起的身份,不僅向其俯首稱臣,還親自將傳國玉璽送到了京城。

    這一舉,可謂是天下歸心,早就因為長年動/亂深感疲乏的貴族老爺們和黎民百姓,都舉手歡慶。

    云起的聲望前所未有的高漲,原本還在張望的各世家眼見大局已定,紛紛不再甘心,都拖家帶口地回到了京城。

    街上人多了起來,被燒毀的房屋也開始修葺恢復,經歷一年災禍的京城,漸漸恢復了往日繁華。

    朝堂政事,也走上了正軌。有心人見狀,自然也開始動起了小心思。

    云起雖然是登基之初,但他手握重兵,根基不可謂不穩。加上他年輕氣盛,性情難測,很多人都在琢磨著怎么跟這位新君處好關系。

    這么一琢磨,自然就琢磨到了他的終身大事上頭。

    當然,新帝云起是早就成婚了的,楚陽娿這個皇后不但出身高貴,后臺也不軟,然而耐不住,現在的皇宮里頭,就住了她一個人呀!

    若是在以前,云起后宅就她一個也就罷了,頂多有人說她脾氣大不賢淑。可現在她當了皇后,這就不一樣了。掰著指頭算起來,云起跟楚陽娿雖然來來回回折騰,但成婚也的確有幾年了,然而這么長時間過去,還沒見楚陽娿的肚子有任何動靜。再一個,云起已經成為一國之君,后宮不說佳麗三千,但四妃六嬪什么的,總要安排幾個進去,否則皇后一個人,還要總理六宮事務,哪里伺候得過來?

    打這主意的也不是一兩個,然而大家你等我我等你,都找不到恰當時機提出來。要是往常還罷了,可以找宗親跟太后說說,可現在的云起,上無長輩,后無宗親,這口,還真找不到合適的人來開。

    當然,云起幸運,是蕭翰德禪位讓賢得來的帝位,雖然名義上說來,如今的太后和王,也能對云起的后宮事務說上話。可太后娘娘跟王皇后被從文山直接送去徐州,人就在皇后的娘家人手里呢,誰敢千里迢迢跑人家地盤上開這個口?

    左右想不到辦法,那些急吼吼的世家夫人們,默默商量一番之后,終于把主意打到了楚陽娿身上。

    原因無他,她是皇后么,皇帝雖是你丈夫,但更是天下人的君王,你一個當皇后的,總不能不為皇帝的子嗣操心是不是?于是這般,幾位貴婦人商量好了之后,一起手拉手,到宮里來找楚陽娿說項了。

    要在往常,她們斷不會這樣急著把女兒送進皇宮。要知道在許多世家心中,將女兒嫁給皇帝根本就是賠本的買賣,可誰讓現在境況特殊呢。

    南北這些大大小小的世家,在近幾年的動亂中,損失都很不小。一個是戰亂中死去的人太多,族中太多田地荒蕪,礦井荒廢。另一個就是家養私兵在戰場上折損率太高,就連最大的六個百年世家手上,也沒剩多少人多少財產了。更加重要的是他們在世家聯軍中,死了太多的族中子弟,雖然不比幾乎滅族的云家,卻也好不了多少了。現在每一個世家拉出來,都是空蕩蕩的半吊子,好在大家都差不多,所以還是保持著原有的平衡。只有云起,因為手握重兵,還得到了云家幾百年的資產,在他們面前,儼然成為一個龐然大物。現在的晉國,少有地形成了一種君強士族弱的形勢。

    在這種形勢之下,有先見之明的貴族老爺們,自然眼饞云起屁股底下,那個金晃晃的儲君位置。

    貴婦人們帶著家族的期望,帶著對兒女前程的期待,歡歡喜喜地,進了宮來見楚陽娿。

    作為皇后的楚陽娿,一開始還沒想到他們來是要說什么,等陪著天南海北聊了半晌之后,才聽見王氏說:“皇后娘娘,原有幾句話,不該臣婦來說,然而今非昔比,您現在是一國之母,天家無私事,于是臣婦想來想去,還是要來跟娘娘說說。說句要不得的話,娘娘到底是臣婦看著長大的,你的母親從小不在身邊,出嫁之后,夫家也無長輩,這些話無人提醒,臣婦才仗著你伯娘的身份說這些話,還望娘娘聽了不要惱我。”

    “伯娘哪里話,您進宮來專門對我說話,自然也是為了我……嗯,本宮好,伯娘但說無妨。”

    王氏笑了笑,這才開口道:“娘娘,現在新君當立,萬象更新,正是國盛民安的好時候。然而細算下來,皇上年紀也不小了,卻一直膝下空虛,到底不是辦法。太皇太后與王太后遠在徐州,且身份上到底隔了一層,這些事不便開口。娘娘您是一國之母,這選秀納新之事,還是要您操辦起來才行……”

    王氏是被大家左右衡量之后,推舉出來的人選。她是安國府世子夫人,是楚陽娿的大伯娘,無論是情分上還是名分上,來提醒楚陽娿都很合適。當然了,王氏聰明得很,她不是個光愛出風頭的,大家只需要她起個頭,自然便有人幫著把話說下去。

    “世子夫人說的沒錯。”接話的事義郡王妃,這位微胖的新晉郡王妃自從云起登基之后,很是擔心富貴不保。硬是將楚重陽扣在家里管得更緊了,生怕楚重陽回了娘家,從此義郡王府連這么好的一門姻親都沒有了。

    她今天來,不是為了別的,而是為了蕭家那幾個年歲幼嫩的小女孩。

    她們本是皇親,身份貴重,乃是郡主甚至公主之尊。然而改朝換代,一切保障就都沒有了。義郡王妃很熱切地希望她們能嫁入皇宮,畢竟云起姓云可不姓蕭。想要蕭家不給遺忘,總要想方設法將兩家關系連接得更緊密才行。

    于是她咧著嘴,用柔和到發膩的聲音道:“雖說先皇禪位給了皇上,這后宮的事兒,我這個郡王妃也不該多插言。然而先皇雖禪位了,這江山卻還是咱們蕭家的那片江山不是?如今蕭家人才凋零,皇上力挽狂瀾,我們心中感激,自然也希望國泰民安,不再舊事重演。而這皇上之子嗣一事,的確是事關社稷的大事,此事不能不提呀!”

    楚陽娿笑容擴大,聞言點頭:“王妃和世子婦人說的沒錯,天家無私事,這件事的確……是本宮疏忽了。不過現在皇上忙著朝政,本宮也一心在忙修葺皇宮一事,選秀納新非同小可,等這些事忙完,本宮自會考慮,也會與皇上商量。我年輕,許多事都不懂,到時候,恐怕還要勞煩諸位頂力相助呢。”

    “哪里哪里,能替娘娘分憂,乃是臣婦等的榮幸。”夫人們看到了楚陽娿的態度,心里也就滿意了。掃興的事再沒有人替,大家有和和樂樂說笑起來。

    待到晌午臨近,宮人們將眾位貴夫人送了出去。看看時間,云起該下朝了,她擺好了飯菜,封云起回來吃飯。

    云起也知道上午貴夫人們進宮了,直接在餐桌上就問楚陽娿她們專門進宮是為了什么事。

    “還能是為什么,覺得宮里女人少,你吃虧了唄。”楚陽娿一邊喝湯一邊不在意地跟他說實話。

    現在兩人身份改變,習慣卻沒改。

    吃飯用小桌,也不用人伺候,兩人一邊吃飯一邊說話,沒有一點食不言的講究。楚陽娿想,這大概是他們在山上躲難的時候留下的后遺癥。

    “選秀?這么早就提出來了?我還以為他們會更有耐心一些。”

    “他們當然著急了,不是怕被人搶了先么。不過到底選不選?”

    “選?當然選!”

    楚陽娿啪一下放下筷子,確認一遍:“選?”

    男人這時候才放下碗筷,慢條斯理擦了嘴又漱完口,最后笑吟吟看著楚陽娿,說:“自然要選的,你都說你不愛我了,我當然得多選些女人進宮來。”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下載
日本人妖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