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h35xl"></ins><ins id="h35xl"></ins>
<ins id="h35xl"><del id="h35xl"><progress id="h35xl"></progress></del></ins>
<ins id="h35xl"></ins><address id="h35xl"><del id="h35xl"></del></address>
<th id="h35xl"><i id="h35xl"></i></th>
<ins id="h35xl"><i id="h35xl"><progress id="h35xl"></progress></i></ins>
<ins id="h35xl"></ins>

筆趣閣

下載
字:
關燈 護眼
筆趣閣 > 踏星 > 第兩千四百九十五章 這才對稱

第兩千四百九十五章 這才對稱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在超時空同樣也有凝空戒,這不是什么稀奇物,而名稱,就是凝空戒,這讓陸隱猜測與第五大陸,不對,是與始空間有什么聯系。
  陸隱將能量源收入凝空戒,不久后,羅老二一臉放松的走了出來,“魚妹妹,我說了吧,拿不到,哈哈哈哈”。
  那個少女磨牙,“你是不是藏拙了?羅老二,說實話”。
  羅老二翻白眼,“你太看得起我了,能在檢測儀器下藏拙,你以為什么人才能辦到?”。
  少女道,“修煉文明一些強大的修煉者就能辦到,你是羅君之子,當然可以辦到”。
  陸隱目光陡睜,看向羅老二,羅君之子?不會是那個三君主空間之主,羅君吧。
  羅老二急忙做出噓的手勢,“魚妹妹,別把哥哥這點事亂說啊,哥哥早被羅君拋棄了,哪有什么身份,更沒什么能力,魚妹妹,哥哥怕你了,你說什么就是什么,但哥哥真拿不到藍色能量源”。
  少女再次翻白眼,倒也不說什么了。
  接下來時間,不斷有人跟那個少女套近乎,卻不被少女理睬,直到幾個一看就地位極高的年輕人走出,才融入少女與羅老二那個圈子。
  而羅老二之前搭訕的人想過去攀交情,卻被趕走。
  任何地方,只要有人,就有高低之分,顯然,羅老二雖然看似普通,卻與少女是一個圈子的。
  如果他真是三君主時空羅君的兒子,那他的地位就更不同了,但怎么看也不像。
  堂堂羅君之子,會是這樣的?
  兩日后,不再有人被送來。
  而這片空間聚集了上千年輕人,都領過能量源,彼此找熟悉的人互相交流,形成了一個又一個圈子。
  而羅老二他們所在的圈子被所有人投去羨慕的目光。
  陸隱同樣被很多人奇怪,因為他始終一個人站在墻角。
  “魚妹妹,你聽過玄這個姓氏嗎?”,羅老二問道。
  那個少女名為作魚,“玄?沒聽過,你們三君主空間的?”。
  “玄?不會是木界的吧,聽起來像”,有人插嘴。
  羅老二指了指站在墻角的陸隱,“那個人自稱玄七,想到現在都想不起來超時空哪個貴族姓玄的”。
  “故弄玄虛,裝腔作勢”,一個男子不屑道。
  作魚道,“記得數年前,有個小貴族以白為姓,時間剛好是那個人加入決策團后沒幾天,引起了不少人注意,都以為那個白姓之人與決策團那個人是一家,很多人圍著轉,就連我爺爺都打聽了一下,最終確認那個小貴族只是在裝腔作勢”。
  羅老二道,“我想起來了,那個小貴族一開始很高冷,誰都不搭理,不少人送去了足夠的禮物資源,聽說有人連白色能量源都送去了,被騙的相當凄慘”。
  說到這,好幾個人看向剛剛說故弄玄虛的男子,此人名叫幕多,那個被騙的送白色能量源的,就是他們家。
  提起這茬,幕多越發不爽,看陸隱目光充滿了厭惡,然后走了過去。
  羅老二眨了眨眼,“他不會去找人家麻煩吧”。
  作魚道,“那個騙了幕多家的小貴族逃了,逃得沒影,幕家損失一顆白色能量源至今沒緩過來,還被嘲笑數年,你說幕多會不會找麻煩”。
  “可如果人家真是隱藏身份的大貴族呢?”。
  “那也算他倒霉,幕家傾盡資源,已經獲得下一屆決策團成員提名,不出意外,下一屆決策團必有幕家的人,除非那人與決策團有關,否則只能自認倒霉”。
  忽然的,幕多回望羅老二,“他拿的是什么能量源?”。
  羅老二挑眉,這家伙還不算膨脹,知道問一下,也好,探探那家伙的底,故弄玄虛就算了,如果真有來頭,倒霉的也是幕家,“綠色”。
  幕多目光一閃,冷冷瞥了眼眾人,隨后盯向陸隱,走了過去。
  陸隱其實一直在盯著羅老二這批人,聽他們說話能知道不少事,當然也聽到他們剛剛的話,有些無語,這算是背鍋了?
  背鍋可不是他的風格,他的風格是,甩鍋。
  眼看著幕多越來越近,陸隱忽然起身,走向另一邊,來到一群人旁邊,“時間到了”。
  那群人迷茫看著陸隱,赫然是剛剛插隊的那群人。
  肌肉男茫然,“什么時間?”。
  陸隱道,“你讓我站在角落不準動,時間到了,我可以走了吧”。
  肌肉男幾人對視,什么時候讓他站在角落不準動了?
  作魚等人目瞪口呆,居然還有這種反轉?
  他們看向幕多,這就尷尬了,正準備找人家麻煩,結果人家是被罰的。
  幕多站在中間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主要是氣氛醞釀起來了,不發泄一下怎么也不對勁。
  所以他走向肌肉男那群人。
  “咦,你是剛剛被插隊的?老大,你罰他了?”,有人問到。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下載
日本人妖第一页